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配对 >

请问希腊神话中的英雄赫拉克勒斯最后变成了什么星座~~?|【夜读星座】12星座神话传说——巨蟹座

发布时间:2019-03-14 18:09:00

【夜读星座】12星座神话传说——巨蟹座

【夜读星座】12星座神话传说——巨蟹座

一切生命皆源于水--《古兰经》

一位作家曾经说过,巨蟹座是黄道星座中最不显眼眼的一个。这只不大的螃蟹并非在哪都被看成螃蟹,埃及人就认为它是一只滚着粪球的蜣螂,雅称圣甲虫,推着土质的巢穴球,是不朽的标志。在埃及神话中,它象征着自我创造,因为人们认为它是从土球中自然产生的(在现实中,确切说来粪球是保护了甲虫的卵和幼虫)。圣甲虫在埃及被称作太阳神(Khephri),这个词意为“由土中诞生者”,并被视同为太阳神幻化的形态之一造物神阿图姆(Atum),甲虫滚着土球正如阿图姆推着太阳横跨天际一样。尽管巨蟹座毫不起眼,但它的象征意义却绝非无足轻重。对于迦勒底人和后来的新柏拉图主义者来说,这只蟹被称作“人类之门”,灵魂从天界降下,穿过这里得到肉身

关于巨蟹座的形形色色联想让我们想到了这个星座的另一个维度,一套不同于我们在流行的占星书中看来的(巨蟹座是个)“好厨师”或“好母亲”的描述。休-劳埃德-琼斯(Hugh Lloyd Jones,英国古典学者,牛津大学希腊语钦定教授)在他的著作《黄道十二宫神话》中提到,依照一些早期希腊作家的描述,巨蟹座才是黄道十二宫的起始宫(而非白羊)这看起来符合其代表“生命的首次发生”和“从灵魂到肉身之入口”的理念。在星盘上第4个宫位涵盖的领域,是巨蟹座天生的宫位,常被与“生命的尽头”联系起来,而在上述理念中则也被看做是生命的开始,因为它所处的时段正是午夜,旧的一天死去,新的一天诞生。在埃及神话中,太阳神每个白天都会乘着他的金船驶过天堂,而到了夜晚,他就会深入地下世界的洞穴之中,在那与可怕的大蛇搏斗,黎明时分,得胜而归的他会再次出现,开启新的一天。这个神话将巨蟹座与生命的种子和源泉也就是父亲关联起来,而非仅仅与原始的母亲联系,因为神话不只关注了母亲子宫中萌发的过程,同时也关注了父亲的“灵魂之种”,它让新生命受精,令其开始。我在工作中曾经看过很多巨蟹座人生活中体现出这种强烈的神秘元素,并且矛盾的是,它还可以与这个星座里那些常见的母性和其他性格特质并存。

关于巨蟹座的希腊神话则将其更牢地与母亲联系在一起。巨蟹出现在赫拉克勒斯(Herakles)的传说中,并卷入这位英雄与破坏勒尔纳(Lernaean)村的九头巨蛇许德拉(Hrdra)的搏斗。在战斗中,所有其他生物都站在赫拉克勒斯一边,除了在九头蛇居住的沼泽中潜伏着的一只巨大螃蟹,宙斯之妻赫拉派它来攻击其仇敌赫拉克勒斯。巨蟹用其大螯钳制住赫拉克勒斯的足部和踝关节,它的捣乱差点让英雄输掉战斗,不过最终赫拉克勒斯还是一脚踩死了螃蟹。赫拉为了嘉许这只忠实执行她命令的螃蟹,将其升到天空成为星座。

赫拉对赫拉克勒斯的仇恨(十分讽刺地是,这个名字正是“赫拉之荣耀”的意思)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他是宙斯情妇的儿子,但这位女家长实际上恼火的是他对她统治的威胁。当然巨蟹座身上有黑暗的一面折射出这个问题,而挣脱母亲和“母亲”的束缚,获得自由的过程,也就成为巨蟹座人生中十分明显且困难的课题。在这里,巨蟹就是传统观点里的巨蟹座--对于他们来说母亲身份才是唯一,父亲只不过是种子提供者而已。巨蟹座身上的这种退化的特质阻碍了其自我的意识表达以及作出自由抉择,就像作为故事原型不愿让儿子脱离其控制,想要将其击败甚至除掉的“恶母”一样。神话中的大螃蟹使用了经典的巨蟹座诡计去猛咬敌人足部而不是与其正面对抗,换句话说,在英雄奋力与巨兽作战时,巨蟹破坏了其稳定性。巨蟹和九头蛇是盟友,而人们在一些关系中可以看到这种不起眼的模式在起作用,例如一位伙伴名义上给予对方爱与支持,但却在对方遇到困难,苦苦挣扎时去秘密搞破坏。这就是巨蟹座这个星座的黑暗面,在英雄或凡人身上都回避不了的问题。赫拉的巨蟹身上的问题并非女性专有,这只螃蟹潜藏在每个出生盘上巨蟹色彩浓厚者心里的泥沼深处。巨蟹座男性与同性的关系常会有严重的问题,因为男性的“英雄主义”看起来只不过是野蛮,好斗和暴力

至此我们已经看到了巨蟹座的两个维度:想要对新生个体保持控制的可怕“母亲”,及作为生命之源并被个体所追求的“神圣父亲”。埃利希-诺依曼(Erich Neumann,德国著名心理学家)在其著作《意识的起源与历史》中暗示“世界的双亲”是同一个统一体不可或缺的两个组成部分,在他们的后代也就是原始人类的眼中看来为雌雄同体,数千年来被描绘成“世界蛇”(又叫乌洛波洛斯,咬尾蛇),它会自己咬自己尾巴,把自身吞噬以获得重生。咬尾蛇是有关人类起源的最古老象征符号,当世界与灵魂还是一体之时,从最初的深渊中兴起,关于世界起源的问题同时也是有关人类起源的问题,意识的起源和自身的起源。作为对 “我从哪里来”这个问题的答复,咬尾蛇自深渊升起,既是父亲也是母亲。它是在冲突和对立出现之前最初的完美状态,是孵化出世界的巨蛋。因此,咬尾蛇是原始的创造力元素,被荣格称为“群体无意识的海洋”,也就是说,随时都与自己配对,再孕育自身。巨蟹座代表的正是这样一个母体的子宫,但并非仅仅只具有母性。而是将对立的雄性与雌性合为一体的一个存在,“世界的双亲”结合成永恒的共栖体。我个人认为,巨蟹座会被驱使着去寻找这样一种神圣的来源,那就是它们的守护神,被认为出现在生命的开始,身体和还没(和母体)分离之时,以及生命终结,灵魂再一次与“太一”(The One,它没有界限,没有区分,浑然一体,柏拉图认为太一产生万物,是一切的源泉和最终法则。关于炼金术的作品里也有“一即是全,全即是一”的说法。)结合之时。因此,它既是渴望母体的一种回归,也是一种对神明不可名状的向往。可以理解的是,这种原始的象征最开始会被投射到自己母亲的身上,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她总是如此强烈的在巨蟹座人生活中若隐若现,不管她是否真实存在,都如此强烈。巨蟹座人经典的“母亲综合症”跟自己实际的母亲并无关联,而是将一种精神之源逐渐展开过程的最初阶段,尽管巨蟹座在人生的不同阶段经常会在一个无论男女的“母性人物”身上寻求这个来源,这个人物通常可以照顾他,并为他消除孤立和分离的恐惧。巨蟹座的女人则会在她们的关系中寻找这样的“父母同体”者,或是自己努力通过扮演母亲角色来成为这样一种存在。有点悲哀的是,很多巨蟹座命中注定自己并不能生育孩子,或是不得不放弃这些孩子,因此这个神话的深层次寓意可能在生活中真实上演,“神圣双亲”则可能成为一个精神的容器。

人们认为,像咬尾蛇这种在世界形成之前就已存在者跟未卜先知有关。这只仍然以环状存在着的生物参与了知识的形成,浸泡在智慧的海洋中。“最初的海洋”同样也是一个初始的象征,咬尾蛇乌罗波洛斯自己也是“海洋”,是创意和智慧的源泉。

巨蟹座身上存在一种被诺依曼称为“乌罗波洛斯的乱伦”的问题,这是一种让人想从生命中退回到世界之双亲怀抱中去的压倒性渴望,其中同时也存在着不可限量的创造能量。艺术家们可以将这里尚未成型的原始映象转化为作品,因此,我更倾向把巨蟹座和诗人、艺术家和音乐家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好厨师或是家庭主妇。巨蟹座艺术家的名单很长,普鲁斯特(Proust,法国著名小说家,《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和夏加尔(Chagall,俄罗斯画家)就是其中比较知名的代表。巨蟹座身后的这位神明看起来专注于让海洋王国的幻象诞生出来,不论是用生孩子的形式还是用艺术创作的方式。后者对于巨蟹座来说通常比前者更重要,有时这种力量也会被投射到某个“充满创意”拥有潜在巨蟹座力量,被选出来培养的人身上。

在希腊神话之中,作为生命之源的海洋王国是由海神西蒂斯(Thetis)主管,她既是一位行善的生命赋予者,又是一头怪兽,在巴比伦神话中,她的前身是被火神马杜克(Marduk)杀掉的大海怪提亚马特(Tiamat,又名混沌母神),在其支离破碎的身体上创造出了一切。因此西蒂斯或者说特提斯(Tethys)也即女性创世者。就像“daimon”(意即邪神或守护神)和“moira”(希腊神话中的命运三女神,负责纺织、丈量和剪断生命之线)两个词一样,西蒂斯的名字来自tithenai这个词,表示“处置”或“整理”。创世之初,神之灵魂来到到水中。但西蒂斯并不仅仅是神,而是水本身,她在希伯来人的耶和华出现之前很久就已经存在于世。在她的深处孕育着男性和女性,种子与子宫合而为一。她又被称为涅蕾丝(Nereis),意为“湿润元素”,从这个名字里面引申出奇异的神秘形象涅柔斯(Nereus)或者叫普罗透斯(Proteus)--有预知能力的“海之老人”,

相关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