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运势 >

女主是女扮男装的将军 现代女主穿越成女将军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04-03 17:24:14

1、女主是女扮男装的将军

《绝色丞相》 简介:她有一个冲动老娘,狡猾奶奶,夹心饼干老爹。为了一个冲动她老娘和她狐狸奶奶打了个赌。 最后,她一出生就成了一个男婴,可怜她是个女子。 庚月国丞相之子出生时天降祥云,仙人之姿。博古通今,神机妙算,治国良将,何奈天妒英才,小有隐疾。肺痨之疾。 看绝色丞相如何闹书院。小荷才露尖尖角。 在朝堂之上舌战群儒。惊天纬才释放五国。 战场之上运筹帷幄,力敌四国百万之军。 宇昼,字轩辕,庚月国少年丞相,年仅16之龄。民间赞称:绝色丞相。 《美人丞相》 简介:一场睡梦之中的穿越。 从一个不得宠的丞相庶子,空有一身美貌却被人嗤笑。到言辞狠厉,只想报复报复丞相父亲的侍郎知府,审个案能够惹来顶级杀手。收个杀手做侍卫,救灾百姓身先士卒。 成绩卓绝,一朝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相。 身在高处,心里不禁起了丝涟漪,被人陷害无所谓,被贬无所谓,落井下石更无所谓,也许能够学学苏轼吧。 繁荣一地,偶尔插插江湖琐事,入冥教,她都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让人根本就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偶尔戏戏美女,或是捉弄捉弄身边美男,她是那么的淡定。 她根本就不知道身边的人早已经为她倾心,而她依旧我行我素,淡漠如她。 异国使臣来了,皇帝谋人却让她‘男扮女装’,迎接贵宾。 当她再一次站在权力的顶峰,盛极一时,亲爱的娘亲却告诉她,她不是她的女儿,她只是她报复的一颗棋子。 云依依不愿意相信,但也必须相信,眼睛一闭,倒在了大殿之前。 而他们才知道他是她! 沉睡醒来她忘记了一切,只知道自己从现在醒来,一切又将如何发展。 她是否应该朝命定的方向走去,还是逃脱命运。 半年失忆醒来,不入庙堂,入江湖,一场命运的相逢再一次展开。 人生本就是一场阴谋,上天就是那个主谋人。ai转身泪倾城2012-11-0312:52

想找一本古代的小言,女主女扮男装继承将军或者爵位的,男主是她奶娘的儿子,青梅竹马长大。女主的母亲因为生了很多个女孩,最后生她的时候就瞒着女主父亲说是生的是男的,从小被当成男孩养,只有奶娘和奶娘的儿子知道她的女儿身,后来女主父亲过世了,但是由于子承父业,身世秘密一直不能公布,男主也是很有才华的,一直在她的身边帮助保护她,剧情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男主代替女主去打了一仗,获得皇帝的奖赏,终于如愿让女主能放下将军的位置,抱得美人归。挺温馨的。希望各位大神能帮我想想是什么书名。

2、现代女主穿越成女将军的小说

狭长眼睛里的思绪被幽绿色的光芒掩盖,浮动着一层不容人忽视的妖气。

「唿...唿...」索娜经过一番交手后大口的喘气,但塔隆绝对不会给她喘息的机会,他看准机会冲向前往索娜勐力一刺!

碰!这时墙壁突然爆炸,Baby5从墙后走出来把手变成手枪攻击父亲,虽然父亲都躲过了……不过Baby5一直紧追勐攻………

唉…喜欢不就是看对眼吗?

「对喔!所以…?」

看到这一幕凌叡雨简直呆的跟木头一样,一动也不动

率性而为。那比什么东西都来得重要。

「妳变漂亮了嘛!」河马男冲着我猥亵的笑了笑,「怎样啊,现在有没有男朋友啊?」

到最后,她究竟猜得对不对,还是不知道啊。

「那,明天见。」

「喔好啊,不过如果妳是要说我暗中批评妳的事,那我有话要先说。对不起,我不该这样背叛妳,我承认,我是因为嫉妒,妳从国中一直都是很受欢迎的校花,随时都很多人围着妳,可是我一直都是个很平凡的人,没有人会喜欢我…」寒苓失落的低下头。

韩晴听到熙艾的凄厉惨叫声跑下楼:「发生甚么事?」看到韩越「熙艾姊,那是我哥啦!」

见抚摸胸前的手停了动作,女子似乎不太高兴的扯了扯他的手臂,娇呻道:「老大……别停下…人家还要……」

良久,最后她们被带到郊外的一个铁皮屋盖的铁工厂,那些黑衣人把她们带到大堂后,便有人进去回报。

一张清秀无华的小脸印入眼帘,是蝶没错啊!

「你真的不想知道?」艾迪并没有因为她的无礼而发怒,反而是感到有趣的笑瞇了眼睛,「他……」

「死老头,找我又有什么事?」太阳的口气有着浓浓的怒意。

「是...」阿苏瓦有些气焉

人的寿命之于妖怪有如过眼云烟。

她惺忪的声音,从地板传来

新来的市委书记壹脸正色的对着郝齐评论我。

鹰轻叹一口气,“刚才你上车都上不了,应该是后面那个地方很疼吧?”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韩陵,你忘了吗?”

但是工作很显然没有办法继续下去,头脑里仿佛被灌入了岩浆,手指虽然在敲击着键盘,脑子却是一片空白。

......抑或着、怨恨着甚么。

那个一直以来沉着ㄧ张脸、ㄧ天说不到半句话的男孩子,八重回来时,他总坐在沙发上,双脚折在胸前,双手环抱住。如果没有人告知八重对方体内有一头可能ㄧ脚踩平村子的怪物,八重可能以为面前的男孩子可能是什么小动物变成的。

极有妻奴潜质的男主在这片令他心碎的沉默中迅速地抛弃了自尊,那张冰山脸露出了几分颓丧与隐忍的悲戚,低声问道:“你若不愿再见我,直说便可。但魔教虎视眈眈,我仍会叫黄泉阁的人跟着你。你且安心,我…若是你不情愿,我这辈子都不会在你跟前露面,不叫你难堪。你若不信,我可对天发誓。”

相隔不到几公尺的距离有两摊卖着鸟蛋的小摊贩,一家门庭若市,一家门可罗雀,自然地,生意好的那方的阿婆笑靥灿烂,和蔼可亲,相较于生意差的则就臭着一张脸。

拍下的照片。「那是相爱的铁证啊!」明如此要求,他要司齐浪,

菖蒲看着苍白的已经要昏倒的苏绿青,「你......,你这是何必。」

「她为什么会有钢琴公主这个称号呢?」方心问着,在她心中钢琴公主有点中二的感觉。

「走吧。」云雀牵起纲吉的手离开售票视窗,手上已经拿了两张票。

自由了!!!!

降翾侧身看一看悬崖之下,再火速替孤寒卜算了一下,便小声在孤寒耳边道:「下面好像是河,替妳算了命,妳至少有七十岁命。」

「当然不相信,那是多么虚幻无边的一个词。」林偲璇不解问题何来,但还是直觉回应。

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在顾得上这个男人了。随便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反正过不久,他也会自己离开的。

“我相信你,只是问问啦……”说完,箭似得飞到了门边。

我做了一个梦。

不,如果…如果我的心思被拆穿…她会不会…

「迪曼多你知道吗?你是我众多儿子里我最看好的一个,所以我打算将管理魔界的位子交给你。」

隐约之中能捕抓到几道黑影迅速流窜在石壁与黑暗之间,但无法判定是什么生物,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被什么东西偷袭。这里比不见天日还阴森恐怖,若不是迪曼多的关系,艾菲尔根本不可能来这种极度危险的地方。

注意:

即时扶住了柜子,顺势再将自己向后推。突然想想不对,随即往旁边跨几步,拉开跟尤利伽的距离。

「嗯。在很久以前,他曾是我方战场前线医护人员,后来在战事尾声时离开了,那时还没打完,后来又要处理战后问题,等我空闲下来时他已经销声匿迹了。」

韩韶凝赶紧转移话题,“宝贝,你快看台上那个男生,他穿的是不是很不一样?你看他头上戴的是什么?”

不知所措的情况下竟然还说不出任何话来

「陛下,请听臣妾一言,您还是退位的好,还可以安享天年。」穿着正式朝服,模样端庄华贵的皇后从外边走了进来,站在护国大将军身前。

“什麽?”

小精灵一向白皙,又不晒太阳,让清晨的阳光一晒,像是正在发光着。

「我已经帮你们註册完啦~不过你们在我学校里面没有不受伤这回事哦~还有新生训练那天会有人来带你们,

幸好那时来陪我的人是她,否则我真不知道要怎么在高亦言面前处理我那样崩溃的情绪。我拍拍脸颊,不过就是想念他了,没什么。

越是这般想着,却越是逃避般地侧过脸去阖上了眼睛,忽觉自己的头发正在被轻轻地扯动。

"什么式?",林瑭看向我,反正是非都聊过了,这点根本不算什么,都成渣渣了这。

「拜託,你当我是第一次还是女人啊?」倪扬边不以为然的说着,边起身,随之而来的是……

龙井头一抬,眉皱得像捲成一团的毛线,犹豫了许久,最后又是一跪。

沈沫洋神秘兮兮的又将相簿放了回去,还特别放在书柜后头。

nxd

相关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