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爱情 >

镇魂第一次开车哪一章 镇魂亲吻篇章

发布时间:2019-08-21 09:18:27

1、镇魂第一次开车哪一章

按照我的猜测,这位万鬼山谷的鬼王,就是当初进入老林子里斩杀树妖的风水先生。

这位风水先生以一敌众,虽说一把火把整个老林子都给烧了,但自己也没能逃出来,死在了当场。

有些人横死之后,是会有一种执念的。如果是驱魔人的话,这股执念不肯离去,就会演化成厉鬼,而且是赫赫有名的道鬼。

道鬼能通阴阳,识生死,所以实力一般都是极强。想来这位驱魔人烧死老树妖,释放无数阴魂之后,担心这些阴魂出去作孽,所以甘愿化作道鬼,成为他们的鬼王。

这样一想就没毛病了,邓伯川眼里揉不得沙子,定然不会放任猛鬼留存于世。如果这位道鬼的存在,是为了约束万鬼山谷里的无数阴魂,那这位道鬼就有了存在的必要。

所以邓伯川才会任凭万鬼山谷留在这里,并且下令,只要这位鬼王还存在一天,特案处就不得踏平这里。

当然,这里只是我的猜测,具体如何,只有进入猛鬼山谷之后才能真正的了解。

因为当年邓伯川下令,所以万鬼山谷直到现在都未曾开发,依旧属于荒山野岭之地,我开着改装过的悍马,一路颠簸颠簸,直到没有路的时候,才把车停下来,准备步行进去。

谁成想就在这个时候,车灯闪过,隐约间有一个黄蒙蒙的颜色一掠而过。我急忙抬头去看,才发现灯光的笼罩范围内,一个头戴黄帽子,身穿皮夹克的年轻男子正在那背对着我。

但是紧接着我就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他能用这么短的时间,从红霞岛一路追到这,速度可比开车要快多了。

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反正都跑不掉,倒不如干干脆脆的站出来,权当这第一次逃命的机会被用掉了。

想到这,我就咬咬牙,一脚踹开了车门。刚一开门,就看见赢天命笑吟吟的转过身来,笑道:“不错,不错,我还以为你要开车逃命呢。”

当初为了分散赢天命的注意力,我曾经用纸人点上我的心头血,让其余特案处的成员分别带去其他的方向。

当时我还在想,赢天命如果凭借我的三魂七魄来找我,八成会被我弄的晕头转向。就算他能确定出我的真正方向,好歹也是几天以后了。

可谁能想到,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就被人给堵在了道路上。这件事若是不弄明白,我跑多远都没用,等三次逃命的机会用完,等我的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心中暗骂,脸上却不动声色,说:“好歹你也活了几千年,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手段实属正常。怎么?害怕我知道了,你就追不上我了?”

赢天命淡淡的说:“你不必对我用激将法,没用的。不过你并不知道,我活了这么久,能施展的手段比你的想象力都要多。就算告诉了你,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顿了顿,他又说:“你虽然用心头血伪造分身,试图混淆我的视听。但你却没想到,我曾经叫掌命人,最擅长的就是掌控活人命运。”

“分身有形却无魂,对我没有半点吸引力。你虽然有这种手段,但我却能看穿你的行踪。”

“至于我为什么能跨越上千公里的距离,拦在你前面?嗯,你难道没听说过,人受困于身体,行走缓慢。但鬼有形无质,却能夜行千里?”

依稀记得张无忍跟我讲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在很久很久之前的古代,两个相隔千里的好朋友,每五年才能见面一次。

因为友谊珍贵,所以大家都很注重每一次的见面。结果其中一位哥们儿,在约定好把酒言欢的日子之前,家中老母去世,所以耽搁了时间。

这哥们儿眼看赶不到相见的时候了,干脆心一横,就自己把自己给抹了脖子。

抹脖子自然就会变成鬼,于是这哥们儿当天晚上就赶到了千里之外的朋友家,然后跟好朋友把酒言欢。

只是等天亮的时候,这哥们儿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任凭好朋友如何呼唤也绝不停留。

虽说这只是一个故事,但其中却能看出古人的执着和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有些鬼真的能夜行千里。

“不过有句话我可要劝你一下,你是斗不过我的,与其浪费精力,倒不如重整旗鼓,毕竟你还有两次机会,是不是?”

我笑了笑,说:“那不一定,不拼一把,你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变故,对不对?三次机会珍贵的很,我可不想浪费!”

赢天命的眉毛渐渐竖了起来,语气也阴冷了起来:“那好,只不过动手指间,难免会有所失手,到时候若打伤了你,可别怪我不念昔日的情分!”

他正要对我动手,冷不防周围的大树哗啦啦的开始摇晃起来。大树上面,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对我俩指指点点。

他一口喝出,声若霹雳,哪怕我站在他对面,都被震的头发飘扬,冷风扫面。

刚刚还在摇晃的大树瞬间戛然而止,然后一群脸色惨白的孤魂野鬼纷纷从大树上窜下来,逃进了黑暗之中。

赢天命冷笑道:“天生子大人,这就是您有胆子跟我动手的依仗?如果是的话,我还是建议您现在认输,咱们再玩一场!就这群跳梁小丑,还不够我一口气吹的!”

忽然间林子里有人哼了一声:“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伤我万鬼山谷的鬼民?”

严格来说,这里已经是万鬼山谷的地界了,为了表达对鬼王的尊敬,我才停车准备步行,结果被赢天命给堵在这。

当时我就想到,如果我闯入万鬼山谷,鬼王或许还不会现身,但赢天命这个强悍的家伙一旦跨入万鬼山谷,这位鬼王恐怕就坐不住了。

就好比一个来历不明的壮汉忽然闯入了你的家,无论如何你也得出去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是不是?

如果鬼王是乌十四的老师,那么乌十四被赢天命的生离死结困在红霞岛,怎么着说双方也有梁子吧?

赵云澜一翻身抱住他的腰,赤/裸的上半身全露了出来,沈巍抬起的手再也落不下去,只好不尴不尬地悬在半空中,僵硬成了一块石头,额角的青筋都露了出来。

他的手心湿润而温热,醉鬼的力气大得惊人,微微睁开的眼睛几乎没有焦距,眼神比他什么也看不见的那几天还要迷茫些,脸颊绯红。

赵云澜摇摇头,他忽然一闭眼睛,睫毛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了一颗眼泪,他想嚎啕大哭,好像不这样就无法发泄心里的郁结,可是他没力气了,他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他这一生不过三十年光阴,还从未体会过这样沉重的心事——沈巍从没有见过他的眼泪,即使他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守候了那么多年,那一刻,沈巍心里几乎是有些震撼的。

浴巾很快就被人体的温度浸透,遮不住的两条长腿影影绰绰地露在外面,沈巍一边听着自己太阳穴上动脉乱跳的声音,一边轻手轻脚地把抱着头缩成一团的赵云澜放在床上。

直到沈巍看见枕头上被蹭上的水渍,这才如梦方醒地先拉过被子,盖在赵云澜身上,而后才敢拉住浴巾的一角,想把它从被子底下轻轻地往外抽。

沈巍轻轻地挣动了一下,想把他的头抬起来,可赵云澜却死死地收紧了双臂,随即,沈巍惊觉自己的衣服上竟然湿了一小片,他伸手掰起赵云澜的下巴,见他脸上虽没有泪痕,眼眶却通红一片:“你……”

他的手掌终于缓缓地落在了赵云澜赤/裸的后背上,温热的肌肤每一寸都在挑动他的神经,沈巍声音喑哑,眼中越发漆黑如渊,他附在赵云澜耳边,轻轻地说:“全天下的人都对不起我,但是你没有。”

2、镇魂亲吻篇章

看着她一脸不能说的模样,我也只好无奈点头,不过…王渊不快乐?可是我怎么都没有发现?

​‍‌​‍‌​‍‌两​‍‌人​‍‌四​‍‌目​‍‌相​‍‌接​‍‌,​‍‌亚​‍‌滫​‍‌伸​‍‌出​‍‌手​‍‌,​‍‌微​‍‌微​‍‌一​‍‌揖​‍‌,​‍‌遵​‍‌循​‍‌礼​‍‌数​‍‌向​‍‌他​‍‌邀​‍‌舞​‍‌:​‍‌「​‍‌请​‍‌问​‍‌我​‍‌是​‍‌否​‍‌有​‍‌这​‍‌个​‍‌荣​‍‌幸──​‍‌与​‍‌你​‍‌共​‍‌舞​‍‌?​‍‌」

秦说乐不依不饶,继续说道:“我就说你还是喜欢我的吧?干嘛不从了我……”

「不行~这是为了我自己及其他球员好,才决定增加的。毕竟基础要做好啊~」空理所当然的说着

暖暖回座位之前,先去了洗手间,虽然奴性十足的不敢把跳蛋取出来,但是可以拿纸巾擦掉益处的液体,顺便折了厚厚的纸巾垫在内裤底层。

「喂,你没事吧。」

陈可儿要她对小女孩下药,然后把她丢给几个男人玩弄。

宣景嘴角惯性的微微扬起,他朝萧洁盈挥了挥手,他看着萧洁盈皱着眉不敢置信的表情,脸上的笑又更灿烂了,结果下一秒他的笑就僵住了──萧洁盈回头,径直的走出机场,一副没看见他的样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杨浩宇传了封简讯给裴诺珊,不能再被裴圣莹的言语恐吓给胆怯了。没什么好怕的,这次那么多人支持着,不怕、不怕。

因为记得他的好,也忘不掉他造成的伤口。

但,不知道是看出了她的害怕,还是他真的傻的没有听懂她的暗示,他没有趁这机会熘走,还真的留了下来,一直坐在床边。后来,见他坐着睡觉这么辛苦,她还好心的将床分了一半给他。

「会喔。」我微笑。

下一回持久难耐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