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爱情 >

影帝by漫漫何其多补肉 影帝 漫漫何其多

发布时间:2021-06-13 23:35:06

1、影帝by漫漫何其多补肉

《影帝》是作者漫漫何其多已完结的耽美文,小说的主人公是江池,叶阑。江池毕业两年,入行四年,参演过二十几部电视剧,主演三部。主演的电视剧大多数都扑了,公司原本对他已不抱希望,不想江池饰演配角的一部年代剧在去年大火了,红是真的红,但谁都清楚,像叶影帝这种常年生活在娱乐圈金字塔顶部的电影人是不会把江池放在眼里的。若不是江池万幸也是科班出身,有演技肯吃苦,别说他不要片酬,就是倒贴钱,也混不进叶阑的剧组里。精彩阅读

耿哥这次对不住了。江池深吸了一口烟,把烟蒂按在烟灰缸里,低声道,赔付过公司那边的违约后,我这边再给您您那一部分。

耿天晚上刚下飞机,先是被一串信息轰炸的晕头转向,又被叫到公司挨了大小好几个领导的骂,一腔火气全憋在肚子里,晚饭也没顾得吃,直接堵到了江池家里来,本来是想朝江池发一顿脾气的,谁想不等他骂人,江池先无条件认账了。

我,我不是在乎我那份儿。这话说的太假,耿天生气无外乎江池断他财路,现在知道江池不会装傻糊弄他,他心里舒坦了不少,含糊道,你自己想想,这事儿是不是做的过火了,连我这个经纪人你也瞒住了,公司那边知道消息后,能不着急吗?你这算是什么?

想起江池背着自己接戏,耿天的火气又上来了,厉声道:不是因为你零片酬接戏!公司是在乎钱吗?!整个团队,对你的事业走向早有规划!你呢?擅自接戏,还是接这种,这种

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坊,电影整个制作,从导演到编剧都是超一线的,双男主剧情,江池役二番。

江池爆红已一年有余,可一直没上过大荧幕,耿天这半年不断留意着,想找个什么机会,把他塞进哪个剧组,没指望做男一,能在大荧幕上露个脸就行。

现在倒是接着戏了,大荧幕首秀就和大导演合作抗主演大旗,简直是被天大的馅饼砸中,只可惜这是部同性题材的文艺片。

原本是给公司捞钱的台柱,现在至少半年时间内榨不出油来了,负责江池这一块的上下几个高管都炸了。

去年一年辛辛苦苦攒的积蓄!这一下全赔进去了不算,还得罪了公司!你自己算算值不值?耿天恨铁不成钢:刚红起来不到一年!正是要命的时候,这个关口上你空出半年多档期来去拍个不能在大陆上映的片子!你脑子里到底

不是您跟我说的么?好歹得拍部电影讨好粉丝。江池依旧不急不躁的,纯赚口碑的片子,挺合适的。

少拿我的话糊弄我!耿天脱口道,你去争取这片子还不是因为另一个主演早就定了是叶阑!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

江池一怔,眼中闪过一抹局促,他偏过头干咳了下,不自觉的又摸了一支烟出来。

耿天眉头紧锁:注意场合,别在外面吸被拍到,你还没到往型男转型的时候。

江池今年不过二十三岁,脸上还带着几分少年人的青涩轮廓,这么坐在沙发上学着吸烟,莫名让人觉得有点于心不忍。想想公司那边的处分,耿天心软了点,重新坐下来,叹道:因为你上次拍戏受了伤,大家体恤你,所以才给你申请了这三个月的假期,你倒好,趁着没人盯着你私下里算了不说了,那边怎么样?我以前就听说,任海川这人挺不好相处的。

没有,任导人很好。江池知道这是过关了,笑了下,进组一个月,跟着任导学了不少东西。

耿天默然,自动将江池的话翻译了:拍了一个月的戏,江池都没能跟叶阑混熟。

纵然恼火江池自作主张,听到这里耿天也有点同情江池了,赔那么多钱和时间,就为了能跟叶阑接触接触,可惜,看来叶阑并没和江池深交的意思。

叶阑,科班出身,年少成名。大三时拍了他的第一部电影,凭着一副好皮相和绝佳的演技,大学毕业前夕拿了影帝,捧着两个奖杯毕的业,从此星途坦荡。自他出校门到现在,叶影帝生生红了十年,也生生的在大荧幕上霸屏了十年。

这些年,无论是电影资源还是商业资源,叶影帝都坐拥顶层,双赢口碑和人气,稳扎稳打,红的让人心服口服。

毕业两年,入行四年,参演过二十几部电视剧,主演三部。主演的电视剧大多数都扑了,公司原本对他已不抱希望,不想江池饰演配角的一部年代剧在去年大火了,剧中江池演绎的反派出乎意料的吸粉,凭着这个角色,江池迅速蹿红,人气一度压过了娱乐圈众多小鲜肉。借着这股东风,江池接了一档真人秀节目,靠着他讨喜的性格又圈了不少粉,一举挤进了一线。

红是真的红,但谁都清楚,像叶影帝这种常年生活在娱乐圈金字塔顶部的电影人是不会把江池放在眼里的。

若不是江池万幸也是科班出身,有演技肯吃苦,别说他不要片酬,就是倒贴钱,也混不进叶阑的剧组里。

我本来也没指望能怎么样。江池挺乐观,无奈笑道,怎么可能呢但当时听到有这么个机会,不去争取下也不甘心,而且也不亏,学了不少东西,还

还能跟叶阑朝夕相处,虽然叶阑一直对他不冷不淡的,但至少在拍戏时,叶阑会一直看着他。

前面一个月的戏以冲突居多,对手戏很少,大多是外景,很多时候两个人各拍各的,但后面几个月里,他们会有一段蜜月期,剧本江池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叶阑的台词他都能张口就来,一想到叶阑会在戏里对他情深缱绻的说那些甜言蜜语,江池觉得赔多少违约都值了。

耿天看着江池脸上泛起的微红有点心酸,摆手道:算了,公司那边我替你周全,你剧组那边的时间表回来给我来一份,我看看

一场外景,一场夜戏,任老头子稍微一个不满意,又得一天。包厢里,叶阑眼角已经红了,他挡了一下来人递给他的酒杯,嗤笑,明天好几场戏,本来说了不来的,赏你个脸过来玩儿还敢灌我。

包厢里的人笑了起来,一个和叶阑相熟的女星笑靥如花:真不好意思,不知道你明天还有戏,早知道就不灌你了,怪余辛泽,他这个东家可没跟我们说。

叶阑长相好,醉了以后神态更是迷人,整个包厢的视线几乎全集中在他身上,旁边一个女星忍不住放下身段,亲自给叶阑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叶阑挑眉,接过盛着水的酒杯,对女星绅士的举了举杯,一笑:这一杯为你干了。

给叶阑递酒的正是余辛泽,他比叶阑出道早几年,当年也拿过影帝,两人合作过几次,关系在圈里算是不错的。余辛泽闻言自己一抬头把酒杯里的酒干了,倚在叶阑身边,道:明天什么戏?还是那部玻璃的?

嗯。叶阑揉了揉眉心,幸好上午没戏不然明天带着酒气过去,得被任海川骂死。

马上两个月了。叶阑被包厢里眼花缭乱的灯光闪得微微眯着眼,差不多还得四五个月

叶阑眼中带了点舒适的得意,轻声嘲道:靠它拿奖拍的片,两三月拍完,糊弄谁?

没有。叶阑摇头,不是那种让人一捧就找不着北的,脾气好,挺谦虚,演技也行,任海川那老东西都喜欢他,说他用心

余辛泽几年前和老东家合资创办了时光传媒,之前不温不火,这两年资源越来越好,一年间签了不少艺人。

哎呦。余辛泽含笑递给叶阑一支烟,自己也叼了一支,边点烟边含糊笑道,可少听你这么夸男艺人,身材怎么了?

余辛泽闷声笑了:行不行了叶影帝?好歹也是影视圈的第一男神了,整天瞅人家小鲜肉的屁股,合适么?

余辛泽一猜也是,他见叶阑阖着眼倚在靠背上,知道他是真醉了,看看时间道:你明天不还有戏么?不然早点回去?我送你。

余辛泽无奈,他自认跟叶阑关系不错了,奈何叶阑就这样,只要碰了酒,肯定不会上别人车,包括他。

叶阑看着大大咧咧,同一个圈子里的人,跟谁都吃得开有交情,但他有些事他一直分的清,仿佛这些交情也只是他工作必须的一部分,外界关系看上去再好的人,也会被他泾渭分明的划分在私人领域之外。这么多年了,余辛泽都不知道叶阑家的具体位置。

叶阑拢了下头发,醉眼朦胧的拿起手机,打开通讯录,滑到J字头名单,迷迷糊糊的眨了眨眼,勉强发信息过去:盛世年华,过来接我。

叶阑把手机扔到一边,在众人起哄声中笑道:来来让爸爸再给你们唱最后一首。

同一时间的江池家,耿天起身道:这些天也不知道你拍戏,没再给你多配助理,明天我跟公司提一句

不用不用。江池忙摇头,小李跟着我就够了,多了也没用,叶阑才带了两个助理过去,我拉着乌泱泱一堆,让剧组别人怎么看。

耿天一想也是,叹了口气:行了,你算是求仁得仁了,别的不说了,好好拍吧,以后

2、影帝 漫漫何其多

神来的时候,瑀公子已经走远了,现在说话,隔着唿啸的阴风,瑀公子是听不到的。

"吵死了......"

「冰炎,你害怕再次失去冥漾,冥漾他也是一样的,以前他跟你吵架也从来没有这样纵容自己喝醉」在冰炎抱起褚冥漾准备离开前,莫离开口提醒他

看起来好像很有心事。

“你不吃辣吧?’”又看了看卓林一眼,李越阳还是问了出口,这次是面对唐君。

“宿主骗人!我早就知道你书柜最底下的一系列漫画和手机里保存的小说了!哼!”

安因看着眼前的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