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爱情 >

校园邂逅完整版 我与校园的邂逅

发布时间:2021-08-30 18:00:12

1、校园邂逅完整版

因为新年的第一晚我就能和最爱的人一起度过,对于我来说,今年已经没有比这更奢望的事情了!妈妈抬起头,羞涩地望向了赵斐,然后伸手捏了捏赵斐的脸蛋,嘴角露出了笑意。

妈妈此刻的笑容似曾相识,好像在我每每做错事情的时候总能瞧见,可妈妈此刻的眼神却是前所未见。

在妈妈的眼神和笑容之中,似乎即包涵了女人对待情人的那份痴爱,又蕴藏了母亲对待孩子的那份宠爱。

这种复杂的情感在面对李凯的季阿姨脸上也曾出现,只是那时季阿姨对李凯流露出的宠爱多过痴爱,而此刻妈妈对赵斐流露出的却是痴爱多过宠爱。

明明是两种自相矛盾的情感,却偏偏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难怪说女人的天性中即存在奴性,又存在母性。

照此说来,赵斐的存在即弥补了妈妈空缺的心灵,又释放了妈妈泛滥的母爱,换而言之,岂不就是赵斐即可以替代了爸爸,又能够替换了我?想到此处,我的心即是冰冷,亦是沉重。

在妈妈复杂的神情中,即看不到肯定,也瞧不出拒绝,只让赵斐满怀期待,只叫我悬心吊胆。

妈妈拿出纸巾,仔细地擦拭了赵斐阴茎上残留的精液,并小心翼翼地将阴茎放回了裤内,然后缓缓地拉上了小便口的拉链。

赵斐低声说道噢!好吧!见赵斐神情失落,妈妈露出了少女般可爱的微笑,说道不过你这么年轻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而且昨晚的你特别帅!赵斐再次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说道下次把你带上,让你和我一起出丑!不是已经有个大美女陪你了嘛,哪还需要我呢!妈妈娇声说道。

她哪有你美呢?再说了,她就是我的搭档而已!是吗?她在主持的时候经常偷偷看你,而且和你的眼神交流很不一样哦!凭我女人的直觉,她对你肯定也有好感吧?呃……我猜对了吧?你肯定也知道!妈妈笑道。

呃……可能有吧,不过我在学校已经有了女……朋友了!此话一出,妈妈惊讶地望向了赵斐。

当然是真的,他又老实、又敦厚,在家干活又勤快,这样的孩子换了谁不会喜欢呢?妈妈娇声道。

赵斐忽然搂住妈妈强吻,又将妈妈的头紧紧地按在怀里,说道今晚哪也不许去,只能陪我,更别去找那个乡下人!那你还胡说八道吗?我是开玩笑嘛,你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他也不配拥有你啊!再说了,他在学校好像也找了女朋友吧!赵斐为什么说李凯找了女朋友呢?难道他看见了李凯和季阿姨同行?不对,一定是韩佳蕊将李凯追求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他。

你怎么知道的呢?我在学校看到过啊!而且……昨晚元旦晚会,李凯上台唱歌,唱完之后还有个女生给他献花呢!真的啊?妈妈笑道。

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小区,到了马路对面,他们又汇合了,并一同走向了旁边的快捷酒店。

妈妈如此谨小慎微,难道已经准备将自己交给赵斐了吗?倘若真是如此,她又该如何向我交代呢?难道她已将所有牵绊抛在了脑后?难道在妈妈眼里,家庭、丈夫甚至是我,也不及赵斐重要吗?赵斐走进酒店,走向了前台,而妈妈并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酒店门外。

想必妈妈是担心被酒店的服务员瞧见一对年龄悬殊的暧昧男女大晚上开房,不仅羞耻至极,还有可能招来风言风语。

然而,也不知妈妈说了什么,只见赵斐脸上原有的兴奋瞬间变成了失望,紧接着他满脸急躁地像是在争辩,又像是在恳求。

随后妈妈笑眯眯地握住了他的双手,像是在安慰,可他的神情却似乎越来越沮丧,最后竟然甩开了妈妈的手,扭头走进了酒店。

街道的路灯下,只剩下妈妈孤独的身影,寒风吹起了妈妈飘逸的长发,却似乎吹不散妈妈内心的忧伤。

自从发现妈妈有出轨的迹象以来,每次我都对妈妈存有一线希望,可每次我都以失望告终,然而今晚,我本以为妈妈和赵斐开房已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却未曾料到他们在最后时刻不仅没有开房,还发生了矛盾。

看来,我也未必总是不受老天的待见,对于无法预知的未来,我应该保持一份希望。

天外能量逼近,横扫而过,地球随之灵气狂涌,在致密灵气的浸泡下,无数生物纷纷发生了异变进化。结构越是简单的物种,越先适应新的环境,病毒,细菌,微生物,浮游...

《不负岁月不负卿》是网络作家秋笙为大家带来的最新原创作品,不负岁月不负卿苏晚陈铭是书中的主人公。苏晚和陈铭结婚三年了,但是他每个月只有交公粮的那一天才会...

总有一些人,因为和其他人不同,被其他人……林夏穿梭于各个世界,致力于人人平等。为原身和其他人不同,拥有比如说怪力,预知噩梦,重瞳见鬼等能力,女主穿越过去...

关于苍穹之主:【2015星创奖征文大赏(玄幻)】女鬼上身,从此整个人生都暴走!且看十方天地,小小卑微生灵,怎样主宰这苍穹?...

华夏红三代杨伍在家族没落后被人逼死,重生在1998年的美国。这一世,他要改变自己曾经的嚣张跋扈,在美国获得强大到能够影响华夏政治格局的地位,挽救...

魔方新书《都市强兵》已经在看书网发布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支持!“妙手回春,专治各类病者,尤其是对漂亮妹妹……”一身超强的功夫,超绝的医术,他...

2、我与校园的邂逅

“还想生宝宝,哼,不做怎么生。”要知道,只有保持狼形时射出的精液,才能让她怀上他的子嗣。

楚毅打开所有电源,坐上办公椅,盯着正在开机的电脑。

瑀公子不在这里!

以叉子随意的翻弄着盘中的肉片,毫无食慾的他只是以单手支着头一再的重覆翻弄的动作,顺道把自己放逐到回忆的尽头。如走马灯般,他离开圣殿时的情景刻刻盘聚在他的心头挥之不去、反覆播放着。

「所以有求到籤就会有好姻缘?」

「班上有多少人参与?自己举手!」

──她是第一次跟别人约会吗?是吧?

为了不伤害到她,他将她的身子移高,食指慢慢的深入她的甬道,才刚进入就被花壁包围,让他寸步难行,“放松点,哥哥先帮你把里面我的精液导出来,不然洗不干净的。”

"!!!!"

付程又去开了音响,是《致爱丽丝》。

原来科奇夫也是可以展翼的人,他先将伴侣送上来后就立刻去救人了,但不幸的是,他在拉一个人上来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后面被冲过来的一根巨大断树,断树被泥浪拍的飞离了水面一段距离,一根不细的树干正好打在他的左翼上,科奇夫也因此落入了洪流之中,也没有人发现他的踪迹。

而这个御座乐就是为了成立,所谓的反攻政府联盟,所举办的活动。

我在心头问着,没说出口。

突然对面的人勾起一抹几乎不可见的浅笑,一转即逝,然后淡淡开口说道,“回去吧,一切都会解决的。”

「妳的名字?」女人打断她的注视。

‘我想知道这个孩子是穿越者吗?’

女子长长睫毛覆着眼,两手交握于腹间,整个人好乖巧的、寂静的躺在宽敞的床中央。

看着两人越走越快,风擎泪了,十分狼狈的跑向他们还不忘说一句「等等我啊啊啊啊啊啊」

冷汗从额际奔下,座下小舟也莫名奇妙原处打转。本平静无波的湖水忽掀大浪,小舟剧烈晃转,光抓住船缘不被甩落湖中就用劲气力了,哪还有空抵抗魔音穿脑。

「妳在看什么?」小绮翻了翻我手中的书。

怎么会在一个初识几天的人身上投入那么多心神?

看到这刻的纤玉,忘川会想起当年的绚夏,至少在这一刻,她希望纤玉会幸福。

陈欢峰故意摆出色叔叔的模样「滚!」把王子尧的手拨掉「就只会欺负我。」

又来了,怎么没一会儿就要赶他走了呢?

「说什么保护……」许亦辰看着杨齐扼腕的表情,失笑地挑起眉来,「我也没被怎么样。」

翎残抬眸一扫,立马下定论:男、主、是、个、衣、冠、大、禽、兽。

他摇着头,「其实很喜欢,很有挑战性,不过相对的也会看到人性真实的面貌。」

「那尔西……好歹也安慰一下哥哥我吧……」修叶兰突然觉得很委屈。

花爸应该不至于说什么太毁三观的话……吧?

这一次,叶玮音的定妆是身为间谍的姚瑾。

Holdontothislullaby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时会这么想,但是我长大才知道,「永远」是一个虚无的遥远,没有终点。

「啊啊!哼,你不是说我们要一起洗嘛!」

他从口袋拿起一个手环,是天空蓝的,还有雪花图案。

据说,新妃当时亲眼目睹了两个人死亡的画面,在这之后就变的疯疯癫癫的,心里层面受到很大的影响。

记忆中的“她”,总会对他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即使他常常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往那粉嫩的脸颊亲了一口,“她”也只是害羞地低下头,露出腼腆的微笑,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也因为笑容而瞇成弯月般,往往让他看到怔神。

清宁似乎是第一次进到天牢这个地方,好奇的四处张望,自从她掌管九天天庭之后,她也只有听过其他人说天牢的可怕,有一些曾经被关进天牢内的神仙,一听到天牢两个字,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严重者甚至当场昏迷不醒。

但他忽然想到副驾驶座沾满血渍的惨况。这要清理的话也不能送去车厂吧?难保自己不会被怀疑杀人而被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