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配对 >

潇湘汐苑嬷嬷惩罚妃子 啊 潇湘汐苑mf古风打王妃

发布时间:2021-09-13 10:56:13

1、潇湘汐苑嬷嬷惩罚妃子 啊

实话实说,本人坑品不好,以前写的所有文~免费的只完结过两篇,剩下都坑了。。。。自己都觉得很欠揍……所以,此坑高危,慎入…………

楼主发布于2013-08-1822:16:00+0800CST 不多时,只听脚步声整齐地响起,数十位壮年嬷嬷抬着春凳、手持板子、绸带等物立在众女两厢。

“每人三十板子,罚进退无据、对上无礼,打过之后罚跪两个时辰。至于为首这个,五十板子,打过后送去书房,去衣吧!”

说罢,便一拂衣袖,走了出去。他知道,那些教习嬷嬷们自会教导女孩应懂的规矩。

“挨打前,要自己掀起裙子,露出光屁股,并叩首,请嬷嬷责罚;挨打时不得大声哭喊,不得挣扎躲闪,只许小声低泣,否则加打十下;若是正式惩罚,每挨一下就要报出数字,不得谎报、错报,否则责罚加倍……”

嬷嬷们可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三五下便扒光了一众女子,一个女孩想要尖叫躲闪,被身旁的嬷嬷从袖子里抽出一条细鞭,按在地上对准臀峰连抽了数下:“再做那狐媚子样,便打烂了卖去窑子!”唬得女子再不敢造次。

板子打进臀丘的“啪”“啪”声,女子小声呼痛的低泣声,就着今年的新茶,伴着杳渺的檀香,化作了指尖下蜿蜒流转的琴音,淡淡散去。林景轩暗暗叹了口气,纵是古琴淡泊,佛香宁静,自己这个喜爱打女人屁股的毛病却恐怕一生难改了。

自小,他就最爱躲在书房里,从门缝中偷看父亲责打府中女眷的情景。父亲的责打很严厉,不似自己的调教,父亲是实打实地在施行家法,挨打的女子有时半个月无法下床。后来,小景轩渐渐长大了,女子挨打后肿起的红臀和那销魂的呻吟声几乎每夜伴他入梦,成了他无法与人道出的少年心事。后来,父亲去世,自己忙着打理家中的生意,商场如战场,人情寒似秋水,世态薄如愁云,每每胸中抑郁时,便将侍妾去衣责打,打过后再观她们跪伏晾臀,心中闷气就全然散去,屡试不爽。

楼主发布于2013-08-1822:19:00+0800CST 林景轩的侍妾往往不会跟随他太长时间,或一年,或半载,至多不过两年,便拿了银子遣散出府。倒不是他无情,只是在他这里,女孩们便要日日挨打、夜夜受责,他虽也内疚,却控制不了自己对红臀的嗜好。唯一能做的,便是给她们下半生优渥的生活和自由,且这些受过景轩公子调教的女孩,只要自己愿意,便是达官巨贾争相竞夺的禁脔。几次下来,景轩终于决定培养一批完全属于自己的女孩。他在灾荒中救了她们的命,安顿了她们的家人,买下了她们的身体,而这些身子,将只属于他一人,一生一世。

正自出神冥想,便听到几个嬷嬷在书房门外请安:“公子,桃衣姑娘带到。”

嬷嬷们抬了春凳,放在书房中央,又四个嬷嬷,捧了花瓣、胰子、浴巾等物进到内室,准备沐浴之用。一切完备,这才福了一福离开,留下在春凳上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的桃衣。

嬷嬷杖责的手法十分老到,五十板子,刚好将醉人的粉红铺满桃衣整颗美臀,就像一颗刚刚成熟的桃儿,甜美诱人。

桃衣被打怕了,见了景轩慌忙从春登上爬起来叩首行礼。景轩却不为所动,依旧淡淡地看着女孩,冷冷开口道:“现在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么?”

“哼,还有点悟性!”林景轩不讨厌桃衣,这个女子身形姣好,又颇有几分为奴的潜质,只要调教得好,日后必定会为自己带来无数房中乐事。

“跟我来!”林景轩大步走在前面,桃衣苦于未着寸缕,不便行走,又见主人丝毫没有让自己起身的打算,便只好红着脸儿一路爬在景轩身后。

内室,层层纱幔中竟是一方浴池,引地底温泉,调以草药、香料,最是滋润养人。

纵使桃衣已经裸露了半日,但靠近景轩时,还是忍不住面红心跳。这个男人极其俊美,顾盼间总有一股慑人的神采。剑眉斜飞,凤目含情,肌肤白皙,口鼻偏又生得英挺,左面眼角下一颗细巧的泪痣如泣如诉,仿佛在预示着自己的主人一生孤苦、情路坎坷。

林景轩自小习武,虽喜爱调教女子,却从不纵欲,因此身材紧实,美中带了三分霸气。

“看够了么?”桃衣炽热的目光没有逃过林景轩的双眼。被漂亮女子欣赏,总归是件让人心情大好的事。只是奴待主人,却注定不能平等直视。

二人双双入水,桃衣小心服侍,但终是被主人昂扬的物什弄得秀脸秀红,直欲滴血。桃衣想,自己的光身子都被主人看了,主人会要了自己吧。然而,桃衣隐隐期待的事却并没有发生,相反,沐浴结束后等待她的却是最让她心惊胆战的惩罚——打屁股。

楼主发布于2013-08-1822:21:00+0800CST 池边石几之上,一壶葡萄美酒,一碟西域蜜瓜,和……跪趴着高高撅起的一团美臀。

府中两名歌姬歌清、歌甜遍体轻纱跪在景轩脚下,歌清演奏笛子,歌甜则一面为主人捶腿,一面低唱主人昔年旧作《桃花赞》。景轩手中的戒尺一下一下地狠打着桃衣的臀瓣,每打两三下,他都会悠哉闲哉地抿上一小口酒,或吃上一小块瓜,偶尔,见桃衣吃痛、身子颤抖得狠了,便伸出手去替女孩按揉两下。动作自然,毫无猥亵之意,就仿佛是在为《桃花赞》击打拍节一般。

“夭夭桃花,”“啪!”“啊!主人饶了奴婢吧!”“啪啪啪啪!”“收声!”

“啊!”桃衣终于承受不住责打,痛呼一声后身子便向前倾倒,趴在了石几上。

景轩正醉心于当年写下此曲时的往事,被桃衣打断,显然十分扫兴,一张脸阴沉沉的直如暴风雨前的天色。不单是桃衣,就连歌清歌甜两姊妹也吓得慌忙低伏跪好。

“到底还是要好好调教一番啊,”景轩长身站起,看了看桃衣高高肿起的屁股,吩咐三女道:“歌清带桃衣回去休息一日,明日一早到我房中领打。歌甜去看看那些罚跪的女子,教她们背熟家法,再告诉那些教习嬷嬷,只许打屁股,切记不要留疤。”

桃衣发现,这府中上下,只有自己这些新来的女孩要叫景轩“主人”,其余不论小厮、丫鬟、还是嬷嬷们,都只唤他作“公子”。桃衣还不知,“公子”的人只须为他办事,忠心耿耿、享有自由,而“主人”的女孩们,却必须把自己全部的身心交给主人,任凭主人调教、处置。

“昨夜雨疏风骤,不知园内海棠如何?”话似无意,但眼眸里却蕴含了某种希冀。

“呵,罢了。”到底只是庸脂俗粉,景轩自嘲一般地摇了摇头。自她去后,还有谁能心有灵犀,与自己对上一句“绿肥红瘦”呢!

“奴婢……奴婢请主人责罚。”嬷嬷嘱咐的规矩,桃衣是绝不敢忘的,只是一想起要恳求一个男子来打自己的光屁股,桃衣的脸就忽的烧了起来。

“倒是学了些规矩,”景轩笑了笑,把自己从回忆中强行拉了出来:“去对面架子上,把花口瓶旁边的匣子取来。”

桃衣跪着取来了景轩口中的匣子,匣身长约尺半,上面层层镂雕,精巧繁复,捧在手中颇觉沉重。

每样十五下?匣子这样沉,天晓得里面有多少件刑具!桃衣小脸惨白,颤巍巍地打开了匣子。匣内共有三层,第一层是一柄竹尺和一柄檀木板子,竹尺与板子宽皆不足三指,尺上刻有竹叶图案,隐隐泛着绿意,甚是风雅;板子质地温润,手柄处盘了错金梅花,通体透出一股贵气。

第二层是一条细鞭并一根白腊木棍。鞭子做工极其精细,通体墨黑、油光水滑。白腊木本用于制造军中枪械,以桐油浸之,难于砍断又不失韧性。匣子里的这一根取自一棵小白腊,虽只有小指粗细,却是效军中密法锻造而成。

第三层分成了诸多格子,每个格子里只放置了一样精巧的小物件:有带了铃铛的小夹子,有镶着宝石的扁头长柄簪子,有造型别致的玉杵,还有一柄极细的小鞭子。桃衣只看了一眼便浑身不自在,似乎本能地觉出这些东西定是有十分羞人的用途。

景轩此刻丝毫没有戏弄调教的心思,何况桃衣此行本就是为了领罚。于是,景轩直接将桃衣按在床沿,拨开后襟,扬起手对准屁股就是一顿巴掌。

“啪啪啪啪啪啪”景轩是习武之人,手劲绝不比普通的板子差。桃衣不敢喊疼,但屁股上火烧火燎的,实在是越来越难熬,她只好紧紧揪住自己的一缕头发,希望能略微分散一下对屁股的注意力。

连拍了四十几下,桃衣的屁股已经发烫,呈现出娇艳的红色,景轩这才停了手。他对力道的掌控很好,方才这番责打,只是为了让受刑的屁股气血活泛,等正式挨打的时候就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每一丝疼痛。

景轩先从匣子里取出了竹尺,淡绿的尺子放在红色的屁股上,有中带着邪恶的美。

“啪!”尺子不会伤人,但声音却非常响,刚被景轩亲手打过的屁股极为敏感,尺子狠狠打下去,屁股像被针扎一样疼。只这一下,桃衣的眼泪就溢了出来。

景轩的声音比挨打的啪啪声还要让桃衣惊惧,他这一开口,桃衣也顾不上屁股疼了,赶忙诚惶诚恐的思索起来——挨打时的规矩?

“啊,主人,奴婢知错了,挨打时如若主人规定了数目,奴婢应该报出打过了多少。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