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配对 >

女王重口足控小说 白骨女王

发布时间:2021-06-14 01:49:04

1、女王重口足控小说

女王调教奴隶恋足,重口味跪舔超感刺激。我是非常喜欢SM调教奴隶的,我是SM里的强S,就是俗称的女王,我喜欢调教我的性爱男奴对我的双足迷恋,然后激情跪舔他们,我会弄一些重口味的东西,让我们的调教更加的富有无限的乐趣,看着我的性爱男奴被我征服的样子别提让我有多么开心,真的很喜欢这种完全掌控他人的感觉,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我的脚下,这种感觉真的超级刺激,我已经深深的迷恋其中无法自拔了。

我想说SM的关系其实和一般的男女关系有一点不一样,就是S要掌握绝对的主动。一般约会时候如果气氛到了还可以讲个笑话调节下气氛什么的,调教就不一样了,无法把握局面的S无法完成一次成功的调教,也不配做一个优秀的S。优秀的S必须要把握局面,了解你的同伴的底线是什么,在对方可以接受的程度之内完完全全的掌握,让他很舒服的、没有压力的打开和奉献自己。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因为假S太多,大多数人不懂得尊重,你以为他是你的狗,不是的。他只是她主人的奴隶,注意你的言行举止是否可以成为他合格的主人。

所以对于S我在这里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对于小M来说,如果S想进行一次成功的性爱恋足调教,希望你起码了解他,然后保持基本的判断力。一次完美的SM性爱调教必须将一切都体现在SM全程中,还有SP、KB、以及做爱做的事时,不要让你得同伴出戏。这是个长期的过程,所谓的一次调教是不存在的,从你确定开始做我的奴开始,到我不要你或者其中一方死亡为止,这是一次调教,一次漫长的调教,唯一一次我主你奴的调教。 女王调教性奴恋足重口味跪舔超刺激www.0771ch.net/liangx/6689.html

第三十章双女王调教“滋味怎么样啊?”穿着皮裤长靴的莎莎女王走到了男M的旁边。

“我受不了了,我的双腿已经完全失去知觉了,求您把我从这罚跪器上放下来吧女王大人。”男M哀求着莎莎女王。

“好吧,我把你放下来,换个方式折磨你!”莎莎边说边用钥匙打开了罚跪器上面的所有镣铐,男M一下瘫软在了地上。

“现在谢我还有点早呢,呵呵,让你先歇歇吧,直到你能站起来说。”莎莎高傲地对男M说着。

“女王大人,求您也放了我吧,我双腿折到后面铐在双手上,这太痛苦了!”女M也哀求着莎莎女王。

“好吧!给你也打开,让你们俩先自由一会吧!”莎莎边说边打开了女M双手和双脚上的手铐。

没多久,莎莎穿着漆皮女警制服,下身穿着超短皮裤,踏着长靴走出了衣帽间,手里拿着采血笔,放在了囚笼上面。

“行,随你的便莎莎,反正他们俩都是长期的奴,我有时间陪他们玩!”

莎莎手持两副手铐,走到了瘫软在地上的男M旁边,拽起脖子上的铁链,把他拽到了贴近囚笼的位置。“咔”地一声,把M的双脚锁在了囚笼的栏杆上,把M的一只手也铐在了囚笼上。

“好了,准备工作就要做完了,接下来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哦,我要对你用刑了!”莎莎边说边搬来一个椅子。

还没等男M说完,莎莎女王把男M的另一只手铐在了椅子的靠背上,自己坐在了椅子上。M被手铐固定住,躺在地上,一只手吊在了椅子的靠背处,纹丝不动。

“你觉得我拿这个采血笔能干嘛呢?呵呵,当然是要扎你的手指啦!”莎莎边说,边给铐子椅子上面的这只手做了消毒,男M开始挣扎……

“不要瞎动哦,再这样,你会受更多苦的!”莎莎一脚踩在了男M的胸口处,慢慢地把穿着长靴的脚移到了男M的头部,男M只好把头移到了侧面。

“骗谁呢啊!我已经把采血笔所扎的深度调到了最浅的程度!如果不用手掐,根本就不会出血!敢骗我?”莎莎加重了踩男M的脸的力度。

“接下来我会逐渐加深针刺的深度,给你放点血,哼哼!”莎莎不停地针头,调整着采血笔刺进的深度。

不一会儿,男M的五根手指已经全部是血了,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促使男M不停地挣扎着,被铐在椅子背上的手腕也已经被手铐勒出了血。

“你今天是无法逃脱了知道吗,呵呵,这手铐真是个好东西哦,它能束缚住任何人,我特别喜欢看着别人无助的感觉,哈哈哈!”莎莎抚摸着手铐,突然把手铐扣到了最紧的一环。

“一会呢我会把你的脚也这样铐在椅子上,然后扎你的脚趾,呵呵,你就慢慢享受吧……”

“先抽你一会吧,让你先热热身!”CC挥起情趣皮鞭,朝女M的后背抽去。

“嗓门挺高的嘛!”CC随手给女M戴上了堵口球。“老老实实地享受吧!”说完,又朝女M狠狠地抽去。

随着女M的后背逐渐变红,CC在她的后背上贴上了电击装置,有拿起了矿泉水,朝女M的身体淋去。

随着CC手中控制开关的开启,女M被电得全身摇晃,拼命地想要叫喊,却无法叫喊出声。

“呦,哭了?那好吧,先放你下来歇会吧!“CC拆除了电击装置,解开了手铐,放下了女M,女M立即瘫软在地上。

时至午夜,男M的手指和脚趾已经被莎莎刺得千疮百孔。莎莎给男M做完清理后,解开了手铐,男M四肢发抖,蜷缩在地上。

“当然不会就这么简单了,呵呵!我先去换衣服,然后看我的!“莎莎给CC抛了个媚眼,去换衣服了。

不一会换好了自己的衣服拿起了自己的皮包,走到了男M跟前,俯下身子,从皮包里拿出了拇指铐,铐在了男M双手的拇指上,拿出另一副拇指铐,把M双脚的拇指也铐了起来。

“CC,这拇指铐只有我才有钥匙,呵呵,我若是不来,这男M是无法打开的。刚刚他的手指和脚趾都已经被我扎破了,再锁上这拇指铐,这种疼痛感将会一直伴随着这个他。”莎莎说完,把男M强制地牵进了囚笼里,又把女M也牵到了囚笼里,用CC的手铐把他们俩铐在了一起。

“今晚就把他们关在这里吧,里面空间狭小,他俩无论谁动,都会产生剧烈的疼痛感!”莎莎对CC说着。

“行,那我走了,下一次可不一定什么时候再过来喽!”莎莎边对男M说着,边摸了一下锁在男M拇指上的拇指铐。之后莎莎开门离开了。

“这我可没什么办法了,你俩在里面呆着吧!”CC边说边关上了笼子的门,上了锁,回卧室睡觉了。

“你能不能往那边去点,我着紧身漆皮的连体衣很薄,别贴着我!”女M对男M说道。

“我也不想离你这么近啊,可是笼子就这么大,我们只能紧挨着。还有我们现在被铐在一起,我手指和脚趾都被铐着,下面还锁着贞操锁,我很痛苦你知道么!”男M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丝毫不敢动。

“好好好,为了少吃点苦头,我们都别动了,睡吧……”女M不耐烦地说着。

时至深夜,他们俩依然没有睡着,丝丝地疼痛感一直牵连着两人,这种疼痛,也一直催生着心底的快感,却始终无法得到释放……

2、白骨女王

容逸辰见她含着巧克力,细细品味的幸福模样,也想尝尝黑色块状物的滋味,可这是最后一块巧克力了。

「爸爸?」琉夜愣愣的、对于父亲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

陈可善心中不再迷网,随着范周歌的话点点头。

「妳叫吧!没有人会听见的!」

说到底修仙就跟经商一样,对,你可以很努力的赚钱扩大事业,可是赚得很多之后呢?难道要一直盲目追求那些数字吗?修仙修得很厉害成了上仙之后呢?人生难道会因此而过得更舒服自在?

音侍一开始还亲热地成天小风小风的喊,但当他发现越来越难碰到小风和可爱的小珞侍、自己的薪水被用各种名目扣的一点都不剩、被罚禁闭的次数越来越多次、虚空区的小花猫越来越难抓,好不容易抓回来却喷火把音侍阁毁掉大半,惹得珞侍暴怒、好兄弟气到狠狠修理他时──

『…………那,鼬,你打算?』地达罗忍不住问。

我扬起笑容,往他身上扑了过去:「于以帆你人真的好好好好喔!」

她知道他狂妄自大、无法无天,在过往并不多的接触中她也尝够了苦头,只是当她面对更为直观的残暴的时候,她真的被吓住了。

「嗯……」她装模作样的嘟嘴。「因为魏智杰跟温姿琪,不是被称为黄金拍档吗?他们从小就认识,家世背景都超好,很配啊。以后肯定会结婚的嘛!」

是啊,如果妳不在意,那何必为了王宇皓那个王八蛋难过呢?

「不是不能,只是不想。」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只有一片寂静……扣除掉白子言吃饭时碗筷碰撞的声音之外。

「嗯,进来吧。」

「我不是说过...」当我正打算开始比划出划清界线的动作时,他却抱得更紧了,我的话才就此打住。

走在廊上,物伍叫住了悠,吱吱唔唔。「队长……」

好不容易他看够了,却又想出新花样来,大掌握住林盼盼的腰,耿旸没用什麽力气便将林盼盼从自己身上扒了下来,然后一只手掌覆到她胸前,另一只手则将她转了个身,又回到了先前的坐姿,仍然让她坐在自己的膝上,只不过这一回林盼盼是背抵着他的胸膛就是了。

「好!」见他的计画成功,红怀恩便快速的和上官骏交换了眼神,示意他今晚可以不用顾虑什么,就尽情的做吧。

五分钟后,我勐然跳起来,对了!我还没洗澡!

风侍的身边突然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