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性格 >

战恋雪类似肉类公主文 战恋雪类似的通篇肉

发布时间:2021-09-22 07:00:25

1、战恋雪类似肉类公主文

何珈好是富二代夜色无边艳骨陈香付壮壮银桃花庭妍落瑛纷飞可乐无理江渔无谓悲伤这些作者都是不错的,很H,但不会让人感觉下流

改编同人小说h全文阅读有兽血沸腾,斗罗大陆,斗破苍穹之花宗密事,冰火魔厨,网游之天下无双,,网游之修罗传说。

七保子的女儿我挺喜欢扯淡的人生写的迷雾森林还有打酱油的人五色龙章没和谐以前的西西特鸡米饭桃花酒的春梦欢迎您王子不爱公主hgame的作者优珞祀风unstepmom的同人男配

0~4岁宝宝鞋子尺码表很纯很暧昧、极品家丁、斗破苍穹的改编版不过请注意身体啊

快2岁重新吃夜奶的原因求本神雕同人小说、很黄的、貌似第一章就搞的精尽人亡然后穿越了、5分

陈美贞和陈美琪啥关系倚天神雕先穿越到倚天然后穿越到神雕穿越倚天建后宫穿越到倚天当周王的儿子全收的还有武当七嫂峨眉全收的逐艳金庸群芳天龙大大小小mm全收天山童姥都收神雕

大家好,我是笑笑,很高兴又跟大家见面了,小编每天都给大家分享精彩的小说,高人气高质量,希望大家都喜欢。今天小编给大家推荐的是比《金陵春》还荤甜的古言宠文,这四本甜文,本本都肉香四溢

简介:周少瑾重生了,前世背叛她的表哥程辂自然被三振出局了,可她还有程许,程诣,程举等许多个表哥……这是个我与程家不得不说的故事!

精彩片段:“愁哥哥——媚儿为你准备了早点!”媚儿给了冷一个幸福的微笑正在练剑的冷停下来了,媚儿的这份情意让他感到幸福与难受,也许这段感情是上天施舍给他的,媚儿捧着早点走到冷面前:“愁哥哥,你何以不理会媚儿,你不想吃媚儿做的东西,难道你还记得幼时媚儿做给你的点心故对媚儿的手艺没信心?”冷迅速拿过早点:“岂会,我很喜欢吃!”媚儿给他一个幸福的微笑,冷的心窝里又温暖了起来小舞见状过去丢掉早点:“他不是你的愁哥哥!他叫冷!你都给我看清楚!”他不是愁,那他是何人,媚儿伤感地看着冷,她似乎并不相信般摇摇头:“你不是愁哥哥吗?”

简介:喜媚儿,她拥有一副绝色的面孔,迫于无奈你从小就必须女扮男装!直到遇到了他……

精彩片段:项天狼想太后请求赐婚,可是太后已答应赵书云的请求,但她也欣赏项天狼,可一女岂能配二夫,太后决定举行一场凤台选婿,谁胜出媚儿就嫁给谁。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上官柔的耳中,媚儿一向有众多男子追求,而她只有赵书云一个,如今赵书云竟然也要争夺媚儿,而她却嫁给了一个她爱而人不爱她的夫君,并且每日独守空房,连孩子都不许生。凤台选婿的日子到了,媚儿用面纱遮住脸出来,本来凤台选婿文武都要考,但如要考文,对项天狼这个武将说来并不公平,而赵书云也懂武术,于是就用比武决定。赵书云敌视项天狼:“你何解一定要与我相争?”

简介:苏沫沫以为魂穿在一只小狐狸身上,这辈子注定要当只禽畜了。可是自从遇到那只真“禽畜”,她发誓死也要逃离。

精彩片段:如意连连摆手拒绝。让太子教她练字,她先时就觉得此事不妥婉拒了,谁知道太子这头竟然又会旧事重提。虽然她现下也觉得太子自从病好后,对她的态度早就破坏了许多规矩,也不多这教习书法一桩。可是她心里还真不是很乐意让太子教她,当然她也是有几分不好意思,她的字实在是有几分拿不出手。但是她又不打算靠这个书法做点什么,日常练习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这么慢慢练着,她觉得挺好的。只是,太子这头可不知道如意的想法,或许知道了也不会如何理会,况且,近来越发有几分妄为的太子兴致上来,可不是那么容易便打消下去。“荒废了捡起来也不晚。”太子将笔放到了如意手中,态度强硬。

精彩片段:“朕也是刚到,今日本来是个轻松的日子,皇后不必多礼。”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慕黎总感觉这帝王和皇后说话的时候,目光似有意无意的瞟向自己。“这个莫不就是慕亲王府的小丫头吧?”帝王眼前一亮,显然也没有想到慕黎打扮起来这般的漂亮,和从前判若两人,不禁多看了她两眼。“慕亲王府慕黎拜见皇伯伯!”女子对着帝王福了福身,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这声“皇伯伯”叫的帝王一愣,但是细细一想,这么称呼仿佛也是没有错的。愣住的何止是帝王,其他人也是惊讶万分。

想看其他类型的书单推荐,可点击上方头像关注笑笑小说控,也可评论推荐你的好看书单,看书不迷路,让你从此告别书荒!

2、战恋雪类似的通篇肉

想到莫诗诗醒来时坚称当时与小夏一起喝酒,之后想回到莫家、经过那河时忽然听到一阵好听的笛声,便不由自主地到达河边,小夏在她几步之遥,并未走近河边,就在莫诗诗转身想唤小夏过来时,就被人拉住脚踝掉了下去,最后一眼就是见到小夏脸色大变快步扑过来。

「外婆他们是?」女子疑惑问。

如此如此…的话语,最后还有人将问题丢给柔妃,柔妃在前头一手捧着桂花在鼻前嗅闻,彷彿没有听到她们的舆论般,方愉菲则是蹙起了眉头,霍羽修理所当然的牵着唐芯的手,而唐芯却是一脸的无奈加不满。

他把声音放得很轻,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又带着些许惆怅,听得她的心酸酸的痛。

「但你也没有理由说真话啊。你之前……也骗了我。」犹疑半天,她才想到一句算不上反驳的反驳。

【暖暖】兄长大人好感度+5。(窃笑)看来主人的抱抱果然非同凡响啊!

他用手肘撑在地上,半起身的看着对方。

「都是。」他回答得简短,也十分小声,「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跟妳在一起时我好不像我,我想要配得上妳,但我越是努力,越是失去信心。」

而在饱食之后,他还有件更重要的事得去弄明白……

「对。」

“是谁这么牛逼啊,我还真想看看。”

今天是相信高中一年一次的校庆运动会,怎么办?好紧张啊~我的比赛项目只有大队接力,但是还是很害怕会出糗,害班上没有得名...

怔了怔,睁开眼,确实看到黎浩腾的脸。

他逗留在没有人的操场上,很不开心,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可是他没有想回家的念头。

文内私设捏他注意

突然我来了个想法,瞥了他们三个一眼:「这位大哥,这三位其实都是黎曲公子的男宠!」

就在她大喊没多久后,就见好几名女奴匆匆忙忙地跑到她的面前。「小妍小姐,怎么了吗?」

不敢相信自己的渣手速了。

「您大爷就不能让我有个地方是好的吗!」穆海棠气极!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我不懂...」我喃喃道。看到他寂寞的笑容,我的心脏像是被别人拧过一般,好疼。「不懂你是在说我和白蔷薇,还是,在说你自己。」

......[什么!]周围的环境变了,刚刚还在寺子屋的内部,现在却是出

雪茵再次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昨天半夜吃过天肃帮她准备的宵夜,天肃便催她再去

「那蛛网和黄蜂的关系。」

我不懂,到底是为甚么?因为是父女,才这么要好吗?因为是父女,所以才这么亲密吗?

「只是想拜託你别提起关于他的只字片语而已。」

「还有七、八个月啦!」七个月,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跟谢政恺的打赌,我又要输了吗?

随后一张张截图钻进来。

「她说,不是不能爱了,只是……不爱了。」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什么表情也无,就是静静地盯着他。那个她是我认识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放下真心的女孩。只是,他们太过相似,而女孩,比他更残忍些、更无情些,爱情没错,只是,爱错了。

随便说说,我们继续...

我点开手机一看──

「绑起来,省的醒来还要再打晕一次。」

好吧,我是比较担心关昕没错,只是我不想承认罢了。最近我连关昕的电话都不太敢接,因为怕自己忍不住告诉她耀祖的事。我一直都认为感情这件事,不管发生什么样的状态,都应该是两个人共同解决,包括噼腿也是。我知道以好朋友身分我应该直接告诉关昕,但是耀祖答应我会自己向关昕说明,那么我就选择绝口不提。因为我并不在他们的爱情里头,我只是一个刚好撞见他们的恋情出现问题的局外者。

「这么有GUTS喔,是哪位倒楣的女孩儿给她看上。」羽夏的语气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这件事所带来的影响。

「那表示妳的症状还算轻微,」医生的口气像是在安慰Verna,接着又开口问,「会有特别忧郁,没办法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吗?或是失眠?」

「把你的手拿开。」一声怒吼在依依耳边响起,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只拳头打在了商音的脸上。

我知道这样有点找死,可是我现在又不是在上班,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啊?反正小白脸我都说出口过了,还能有什么比这个更无礼的话吗?

「妳不也找了一个?不比我的差。」

阿宝即时移开,冷斥道:「妳敢再亲上来,我管妳武功高强,铁定先把妳强上,让妳知道男人要女人的时候,妳再怎么厉害也没用!」

林瑞均发现自己白担心了。

父亲管自己很严,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

「有人闹场,听说我这只是第一家,不知道是不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