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性格 >

h高辣小说宠 耽美小说h

发布时间:2019-07-11 22:38:00

1、h高辣小说宠

【由掘书库[www.ZLadYs.coM/www.blbb.net]整理(www.zladys.com),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走出电梯,秘书VIVAN带着大大笑脸迎上来,“落落,钟总正在会客,交待下来要你先在外面坐一坐哦……”

落落嚼着香口胶,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满不在乎地直直往前走,“什么客人,比我都重要!”

Vivian是真的着急,却不敢拉她,亦步亦趋跟在她身后劝:“是非常重要的客人,季仁集团的董事,难得今天亲自过来……”

三四个男人坐在会客沙发上,她的二哥钟震文正身坐在中间,身上穿深灰色正装,白衬衣,帅气的脸上略带一丝疲色,同样坐中间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紫色圆领T恤,黑色缎面织纹休闲西服,高瘦,翘着二郎腿深坐在沙发里,一双眼睛精光四射。

落落只略略扫了那人一眼,斜倚着门框,调皮地笑着,叫了一声:“二哥!”

室内几人齐齐看着门边少女,十七八岁,不算顶漂亮,却也明眸皓齿,清丽动人。

显见她是放刚学,身上穿着深蓝色高中生校服,手中勾着一只白色书袋,隐约可见那书袋上写着大大的“freedom”英文字样,上衣口袋里露出一节白色的耳机线,像刚刚才把音乐从耳边摘下来。

“你怎么进来了?不是说让你在外间玩一会吗?”钟震文看到她,嘴角自然而然浮起笑意,眼睛却看向她身后的Vivian。

少不得笑着介绍道:“落落,过来见过季哥哥。”又对身边那人笑,“季董,这是舍妹钟静言,调皮得很,见笑了。”

那么老,还季哥哥,季叔叔差不多!落落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嚼着香口胶,随便朝那人点了个头,快步走向办公室内附带的休息室:“哥哥,我在里面等你。”

谈话间隙,他起身道:“季董,我去看看舍妹,那丫头调皮惯了,突然这么安静,我倒不放心。请稍坐,我去去便来。

推开休息室的门,里面大大小小的灯全开着,比外间还亮,落落背对着他伏在临时休息用的床上看书。

球鞋被胡乱踢在一边,两条细长的小腿一上一下跷着,及膝校服裙被激烈的动作掀上去一个角,露出里面穿着的白底波点小内裤。

直顺的半长黑发披泻在一边,露出光洁细腻的脖颈,一圈细小的绒毛被灯光照得根根分明,微微蜷曲着,柔软得不可思议。一如他此时的心。

他就那么在她身后站了片刻,才俯身伸手,摘掉她的耳机,不出所料,震耳欲聋的摇滚乐声倾泄出来。

“哥哥!”见是他,她放松下来,满不在乎地抢过他手上的耳机,塞回耳洞里去,“你忙完了?”

他重新抬手摘下那耳机,又拿过放在床上的MP4,将音量调小,“还有一会儿才谈完!耳朵还要不要了?声音调这么大!”

“当然要,要不拿什么听你们训话?!耳朵要,音乐也要!”她咭咭笑着在床上滚了一滚,仰躺着面对他,小腿曲起来蹬在床上,短裙彻底掀至腿根。

样子!”手指在那滑腻似骨瓷的玉腿上不着痕迹地摩挲了一下,贪念着那温软的触感,终究只是为她将裙子拉低了一些。

小妖精却哪里肯饶她,长腿一撩,蹬在他坐了一天一夜飞机还未来得及换下的阿玛尼西装上,嫩姜般的脚趾头去缠他胸前暗蓝色的领带,一根食指半咬在嘴角,还是咭咭笑:“快说,给我带了什么礼物?”

“礼物还放在行李箱里,你自己去找!”他用手按住她作乱的脚丫,小小的,软软的,嫩嫩的,像一把葱管。他忍不住握在手里揉捏。

“那算了,回家再说吧”!她懒得起身去翻,打了个呵欠,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含着手指头,半眯着眼睛,享受他细长的、半点薄茧也无的指温。

一时休息里安静下来。他宠溺地看着她猫咪般的样子,蓝裙子掀落在细白的腰间,小三角内裤绷得她腿间显出一个明显的Y字型,肥胖胖圆鼓鼓的,像藏着一个刚出炉的大馒头,顿时令他口干舌燥。

他出差半个月,下飞机才两个多小时,公司不知有多少事情等着他处理,却还记得在她放学之前买好她最喜欢的蛋糕。这样的哥哥,不能说不好。

“别闹,外面的客人很重要,我马上得出去!”这样说着,却还是拗不过她,给她把蛋糕拿过来,喂了两三口,方回到办公室。

送走客人再次回到休息室,落落已经睡着了,俯趴在软床上,半边脸被压着的英文书挤得变形,嘴唇半张着,口水流出来打湿了半张书页。

他心中像有一团火在烧,再也忍耐不住,对着那红嘟嘟处一口亲下去,停不住,狂猛得恨不能把那小人儿揉进胸膛里。

他左手从她脑后穿过去固定着她的头,右手揉捏着她小小的挺翘的臀,直想把这半月未见的小儿人吮吸进肚子里去。

“直到爱消失你才懂得,去珍惜身边每个美好风景,只是她早已离去,直到你想通她早已经不再对你留恋……”手机响了,他知道是大哥,微微喘息着接起:“马上下来……落落在……睡着了刚醒……嗯,我会给她加件衣服……”

小人儿有些怔忪地看着他接电话,不知是被他吻的还是没睡醒,眼神还迷蒙着,像洇着一团雾,他捺不住又在那肉嘟嘟的粉唇上啄了几下,才拉她起来:“我们去吃饭,大哥在楼下!”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了,亲们,打滚求关注啊……唐僧不厌其烦地啰嗦,“你想要啊?悟空,你要是想要的话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亲们,想看文的记得说出来啊!耳机各种空虚寂寞冷,求温暖……(是伪兄妹哦,亲们不要被吓到!)

他走出办公室,脸色已恢复冷峻,就像后面没有一个小尾巴拖拽着他的衣角,一本正经地吩咐守在外面的司机先将他的车子开回钟家去。

黑色的帕萨特静静停在对街街角,他拉着她的小手穿过人流车流,大哥钟震声看到他们,早下了车,帮着拉开后面车门,和他一起半扶半抱着妹妹坐进车里去。

钟震文此时已从另一侧坐进来,一面伸手将落落搂过来一些,一面说:“开天窗吧!”

半个月没见,钟震声提议去和平路吃一家新开的法国菜馆,落落偏要去吃必胜客,他们知道她只是想玩那些堆叠水果的游戏,并不是真的想吃披萨,但也只好由着她。

钟震声焦躁地按着车内一排排的按钮,电台DJ太聒噪,音乐又太吵闹,而就是这样嘈杂的背景下,后座上的□声、互相吸吮声,甚至皮肤摩擦的声音,却一声比一声清晰。

他频频从后视镜里看过去,妹妹的校服扣子已经被解开了,和小内裤成套的白底波点少女文胸被推上去,凌乱堆在胸前,两只白得耀眼的嫩乳被钟震文的大手轮流揉捏着,颜色略深的手掌与妹妹雪白的乳形成强烈的视角反差,那小嘴却被震文封得死死的,口水流出来,直蜿蜒到仰着的天鹅般优美的脖颈间。

“靠!这车真他*妈的太多了!”他胸中的一团火快把他烤炸了,终于忍不住狠捶了一下方向盘,爆粗口。

钟震文到底还是抬起头来,放妹妹呼吸新鲜空气。低喘着笑道:“钟秘书是否应该让政府拟道禁令,以后广大群众下班回家只能走路不能开车子?”

“应该让钟总以后下班改开飞机才行!”钟震声也立马回击,扭过头去看着后座上两人,“你悠着点,落落受不住!”

两人一起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她软软地伏在钟震文的臂弯里大口大口地喘气,胸前两只小白兔不知何时已经长得很大了,便也跟着起起伏伏,颤动不已,街道两旁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突然全开了,投在她脸上身上,一瞬间将她渲染得如同梦幻精灵,有种不真实的错觉,仿佛梦醒了她便会随时消失一样。

钟震文着了魔般用指腹轻抚她尖尖的小脸,慢慢滑至那两只嫩兔,然后加重力道捉住,揉,低低地说:“我们家的小妖精又长大了呢!震声,这半个月你可真辛苦了,功劳不小啊。”

这车改装过,里面可以看清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见车内情景,他仍是用眼角注意着前后左右,从前排伸手捞过来,揪捏轻扯小人儿前胸那两粒粉红色的嫩尖尖,将小人儿撩得浑身发颤,哀叫不已,“你叫落落自己说,我这段时间天天开会,哪有时间陪她!落落,你说给二哥听!”

落落却不高兴了,撅着嘴,扭开身上争先恐后作乱的手,娇娇地叫:“好疼呀!你们弄疼我了!”

她挣扎着想坐起来,钟震文却哪里肯放过,只哄着她换了个姿势,胯坐在他腿上,更方向他上下其手。

一路闹着,到了停车场,钟震声特意找个隐蔽的停车位,自己也挤坐到后排去,狠狠抱着小人儿又欺负了一顿,心火方小些了。

必胜客里照旧是人满为患,钟震声微皱着眉头,打了个电话,不出一会儿,经理匆匆跑过来,陪笑着将他们带到一间雅室,落落却嫌房间里太安静不愿意,那经理只好又费了点周折,将他们安排到大厅内落地窗旁视野最佳的一处卡座。

钟氏兄弟忙了一天,倒真是饿了,只各自点了一份意粉,又为落落叫了至尊披萨、鸡亦和冰淇淋芝士挞。

高,落落得意地望向哥哥们的位子,远远看到他们桌边站了一名女子,细瘦高挑,穿一身火红纱裙,不知在说什么,笑得腰都弯了。

落落不紧不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