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性格 >

女主是离夏的所有小说 女主叫夏安安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08-21 10:36:21

1、女主是离夏的所有小说

花生小编推荐男频小说离夏和公公,离夏和公公小说是作者13691058106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魏喜离夏,魏喜离夏小说精彩片段:离夏满怀心事的下了床,心里想着:「唉!等一下又得自己用手解决了。我不想这样,我要热呼呼的大鸡巴,大肉棒啊!「离夏饥渴的想着。想到了公公的那个大东西。那个坚挺又持久的大东西她往床下一扫,嗯,内裤怎么不见了?。她左右看了一下,没有看到,难道在床底下?她也没多想,就跪着膝,撩起了床罩。魏喜看到一双洁白的双足踩在地板上,那玉足是多么的精致,让人想捧在怀里细细把玩。 离夏和公公小说 离夏和公公第五十四章

公公的那个大东西。那个坚挺又持久的大东西她往床下一扫,嗯,内裤怎么不见了?。

了床罩。魏喜看到一双洁白的双足踩在地板上,那玉足是多么的精致,让人想捧

玉乳,随着儿媳妇的动作而轻微晃动着。真是美人美景,但魏喜已无心观赏,他

只是尴尬的把手中的内裤递给儿媳妇,一边拼命的向儿媳妇摇着手,暗示她不要

连忙又把嘴捂了起来。定神一看,原来却是公公魏喜,只见他满脸通红,一脸尴

扯过小内裤,放下床罩,假装抚摸着额头说:「刚才没注意,拿内裤的时候不小

心碰到头了。没事啦,你赶快睡吧!」说完爬上了床,和魏宗建并排睡在一起。

在房间里?还躲在床底下!难道他是专门来偷看我和老公行房?这个臭老头。又

憋不住了。竟然跑到儿媳妇的房里来偷看。啊,真好羞人,刚才的事都被公公给

看光了啊,刚才我应该喊人的,但我为什么没喊呢?他是我的公公,老公的父亲,

家和万事兴!如果被老公知道了,我和公公的通奸关系就露馅了,我可不想看到

其实,离夏看到公公在床底下向她摇手的狼狈样子,让她下意识的圆起了谎。

他心里很兴奋。他首先想到的是他不用忍耐那不上不下的难受了。公公来给他救

夏「嗯」了一声,想着公公还躲在床底下,心里总觉得很兴奋,有些冷却的身子

又有些滚烫起来。魏喜看着黑暗的周围,他暗自舒了一口气,对儿媳妇更是暗暗

离夏却怎么也睡不着,公公还躲在下面了,「啊,刚才他手上拿着我的内裤,

不会是只来偷看儿子和儿媳妇交媾的把。难道在儿子身边他也敢和儿媳妇做那种

是躺在丈夫身边。他也有所顾忌离夏一想到公公的大肉棒,不禁嘤咛一声,私处

脱了下来,全身一丝不挂,侧身弓着身子,咬着那红艳的嘴唇,一下一下的把手

探进了身体里面。想着公公就在下面,而自己就在上面自慰,异样的刺激让她的

和发情的男人都一个样,都要发泄,当欲望冲昏了头脑时,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公到床上来。但是他可以到床下去呀。在床下面和公公做一次。更可以让他体验

在丈夫身边偷情的滋味。比那天丈夫在卧室里睡觉。自己和公公在浴室里偷情一

自己都怀孕了。还要安全套干嘛。就让公公彻底的爽快一回吧。他又把安全套放

住了魏喜的身子。一股吐气如兰的气息,在魏喜耳边轻声说:「爸,爱我」。

胸前,而儿媳妇的那句「爱我」,更让他明白了儿媳妇的目的。这一刻,他觉得

又兴奋。又刺激。又非常幸福。儿子还在上面睡觉。儿媳妇就感来和他交媾。让

然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但魏喜还是准确的吻住那柔软的红唇,和那条丁香

小舌缠绵着,吸吮那甜蜜的芳香。大手则是在那挺翘充满弹性的屁股上来回抚摸,

感受着那圆润的弧度,另一只大手则攀上儿媳妇高耸的玉峰,揉捏着那凸起的乳

的嘴慢慢地往下吻,从脖子一直来到那乳峰上,舔着、轻咬着……那淡淡的奶香

到儿媳的私处,伸出舌头在那粉嫩的阴唇上轻轻的舔着,女人发情流出来的液体

都有一股骚味,只是今天儿媳妇那里的气味却没有那么浓,只是淡淡的,让人并

双腿不禁往里一夹,把公公的头夹在里面,双手则插入公公那浓密的头发中,无

意识的摸着。嘴唇轻咬着,不让自己的呻吟声发出来,只是屁股微微的一次又一

呼的一下又探进了儿媳妇的阴道里,探索那幽深的蜜境,每当这个时候,儿媳妇

舌头就被那柔软的嫩肉紧张收缩的包裹着。接着,一小股液体喷了出来,他张开

嘴,把它全部喝了下去,这一次比刚才的奶汁还多。「听说女人的阴液能壮阳,

啊。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醒来。要是动作大了。被他听到声音。那可要坏事的。

让儿媳妇从他身上下来。他爬到了儿媳妇身上。压着儿媳妇,胯下的巨龙顶在儿

媳妇的小腹上,在儿媳妇耳边欲擒故纵的轻声说道:「夏夏。,要不我们适可而

止吧,我们这样被宗建发现可就完了。要不我们到我的房间里去。可能会安全些」。

此时的离夏已经是意乱情迷,这种禁忌的刺激已经把她的理智淹没,剩下的,

只是动物的本能,那就是交配。而且是和公公的乱伦交配。她迫切的想体验那种

那么的坚硬,一想到等下要被这根巨物贯穿体内,填满她空虚的蜜屄,身上兴奋

的颤抖着。魏喜昂扬的阳具被儿媳妇的小手这么一握,全身如电流通过,舒服的

你的大鸡巴干我。狠命的来干我吧,儿媳妇我受不了了,你儿子没让我满足,你

吗?」离夏喃喃地说:「不管那么多了。在这黑暗里,我们谁也看不见谁,我们

做了也不是一次了。你不把我当儿媳,我不把你当公公,不就行了吗?」离夏有

缴枪弃械的,在这个美艳性感的儿媳妇身上驰骋,他当然得好好表现一下他的男

趴在儿媳的身上,轻咬着她的耳朵含糊的说:「小宝贝,我的好儿媳,公公我来

“我已经让服务生拿了酸奶和热毛巾,你们照顾一下吴秘书,一会儿务必让人送她安全的回家,我们就先走了。”顾瑀和旁边的几个女生交代了一下,就带着蒙萧萧出了嘈杂的包间。几个女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视线都停留在...

2、女主叫夏安安的小说

「谢谢,雪桑。」

无言刚想说自己好了,可是话到嘴巴,却又浑身一震,眼眸黯淡了大半。

「唿...吓死我了。」言沁轻轻推开康总,帮他脱下鞋子外套,解开领带,并帮他盖上被子。

「挪,妳自己看吧。」

纪若芯真心觉得自己无能,怎么只能搬个小东西呢!她也想要帮忙……只可惜心有余力而不足。

至于为什么叫做共军就要回到高一第一次上国防课,那时共军在练习蹲下时蹲错脚,那个方向正好是海峡对面共军的蹲法,从此他就在开学的第一个礼拜得到了跟着他三年的绰号了。

「你刚刚说的”小梦”……」凡是有关妹妹星梦的话题,幻炎总是特别敏感。

我扶额,因为我觉得这女人是听不进去别人说的话。

「啊?」

『妳不能走。』我靠!又是四个字鼬你直接帮我决定了啊!

拉上了窗帘,锁好房门,管予毫不迟疑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慕宁手中抱着一叠原文小说,无奈地往借阅柜台移动。

「你刚刚说什么?」

“先生,你不能过去。”

「你们这群贱人,我不想理你们了。」黄湘茹气倒到趴在桌子上

一起吃过早餐后,他们走到门边。叶陆佳该出门去上课了。

林凡看着张梓城失望的表情,自我安慰道,自己也不算说假话,毕竟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什么女人。也不知道这个张梓城是真傻还是假傻,都看见了自己在影子吧表演了,为什么还要找什么“女朋友”或者“女人”?

她哼哼红了脸,咬了他嘴角一口。

“子战~,子战哥哥~饶了昭儿吧,昭儿的腰好疼好疼的~”两条线条完美的长腿架在男人背后,柔软的腰肢被男人一次又一次勐烈的冲撞着,昭儿感觉到一阵阵酸疼,也不知男人哪里来的好兴致,翻来覆去的折腾她。

然而昭玉却只觉得浑身发冷,万万没有料到这个陪伴自己多年的好友竟然站在了对立面,而且她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该交代些什么,来解释此刻的一言一行。

「……别耍宝了。」白石拍掉忍足凑过来的脸,眼角余光捕捉到清水脚边的猫:「啊,球。」

突然被点到名的陈语歆不知道如何反应,只能惊慌地勐点头「是的,我马上送她回家。」

“七七,准备好接受惩罚了吗……

朱利安检视了一下自己的害怕与不安,渐渐地,心里莫名第一股无名火就冒了出来。

「嗯……你还好吗?要不要……呃……休息一下?」

紫罗兰夫人停顿了很久,艾辛克森在原地耐心地等着。

「不行吗?」林日翔冷冷的问

「真的没事了?」

「难怪这么强!那光芒就是『苍』字力量啊!」

上海和蓬莱也是急得大叫,严阵以待。

Anthea想起前几年有个不长眼的企图英国情报系统,复制了绿蛇文件其中一间储存库的地址,被情报部门发现。情报部门上报后,被女皇下令一星期内缉捕归案。英国内外所有情报部门在麦考夫的指令下倾巢而出,全力追缉该名黑客。不消两天,有位名叫暴露一切的大火的黑客被抓到。尽管那黑客唿喊冤枉,又通过了测谎机,然而高官们决定宁枉勿纵,绕过法庭解决事情,最后那黑客人间蒸发。

"南姐,恕我打岔,当务之急,应该是把韩董身后那名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