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运势 >

女配叫江暖暖的小说 江暖暖之类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9-08-21 08:18:22

1、女配叫江暖暖的小说

蠢萌女配:妖孽夫君来袭洛子依封谨在线阅读,小说精选章节内容:某中二少女因为吐槽一本小说,不幸被口水呛死,穿越成恶毒女配,然后开启了脱跳的修仙洗白生涯。某女想学女主买灵兽蛋,就抱回一枚鸡蛋,本想烤来吃,结果蹦出了一只粉红色的小蚂蚁,心塞后,听说是神兽,又激动了,然后又心塞,据说小蚂蚁最厉害的招数是卖萌。好不容易有个最最最美的未婚夫,结果是个有隐疾的,前期一直睡觉不说,醒来一直嚷着要亲亲,后来一直要嗑药,累得某女一直苦练炼丹术,操碎了心。这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因为太美,本以为未婚夫是小鲜肉,结果发现自己被他那妖孽的脸欺骗了,而且还阴险的不要不要的,想退货又不敢!某爷又小气又阴险,还傲娇!

洛子依披头散发得坐在电脑前,清秀的面容因为诡异的笑容显得有些扭曲,白皙的手指不断地敲击着键盘。

“终于等到这天了,小说终于完结了,积攒了千言万语终于可以一吐为快了,哈哈哈!”洛子依放声狂笑。

说着说着洛子依鬼畜做了个西子捧心状,“不容易呀,女主凤轻狂都崩成变态了,我还能坚持下去,不得不为自己的坚强而点赞呐,唉,没办法,优秀的人就是寂寞!”

“不过,女主也挺可怜,作者一定不是亲妈,有这样写自己女儿的吗?女性朋友一个都木有,童年饱受欺凌,有个男友却误会重重,男配接近不怀好意,恶毒女配不断设计,脑残粉不断拖后腿。。。。。。”某人摇着凌乱的头发,一脸叹惋。

“还好女主是杀手穿越,武力值杠杠的,不过前期忍辱负重,后期杀人如麻,都成杀神了!”

“男主封谨因为不想她迷失在杀戮中,并且为了安抚修真界的人,以死谢罪,希望女主能够清醒过来。”

洛子依手不离键盘,只是敲击的速度不断变快,呼吸越来越急促,咬牙切齿,“最不能忍的是,为什么有个恶毒女配也叫洛子依,还那么脑残,男主不喜欢她,还巴着往上凑!”

“洛家是超级家族,父母修为高深,她自己也是冰灵根,但太作死了,干嘛非吊在一棵树上,修真界男修那么多,我也是醉了。”

“气死我了,反正是作者没写好,我已经忍很久了,哼,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写完几千字的差评,洛子依才长舒一口气,但心里还是不爽,任谁知道有个女配是跟自己一样的名字,还是恶毒加脑残的女配,会好受?

很快洛子依在电脑上查到了小说的原址,点进去,利用高超的网络技术,删掉了小说,再把差评直接发到作者邮箱,气死他。

“嘿嘿,女配洛子依脑残,可我洛子依却是计算机高材生,江湖人称计算机女王,哈哈哈!”洛子依笑得很是得意。

天有不测风云,突然一道闪电略过乌云,发出耀眼的光芒,紧接着一声雷声炸响。

洛子依吓得想闭嘴,又因为笑声的惯性,来不及闭,就。。。。。。被口水呛着了,一直咳嗽。。。。。。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最后还是两眼发黑,头一仰,以诡异的姿势倒地,头发散在地上,失去了知觉。

女配男神要甜撩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大名鼎鼎,红及半边天的影后夏稚卿,即使脸上带着遮住大半张脸的墨镜,也丝毫挡不住绝色的盛世美颜。

以上就小编为朋友们带来的女配男神要甜撩小说部分章节免费阅读,祝您阅读愉快。

2、江暖暖之类的小说

我指了指身后墙上的时钟:「加上这次,已经是从妳进来到现在,15分钟的第14次了,你到底是在看什么?」

这人居然怀了强夺的心思,少年听到这话,脸色更难看了,他从袖中摸出暗藏的匕首,冷冷说道:“放开她。”

「等等!那这样的话不要和我说我缺席了……六、七个月!」喂喂不是的吧,这样的话我的社团分数不就……爆掉了?

他瞬间站起,火气蹭蹭蹭的上来,书生见尹尘岳面色很差,头顶似乎要冒出黑烟,他吓得退了一步。

好羡慕啊……。我在心里这么想着,便识相得默默退出这间教室,虽然我还是非常不屑江昱这个

「他们是昨天砍我的那一帮的人,昨天你救了我,加上你打伤了他们兄弟,他们现在要来找你算帐了。」

怔怔的看向操场,我眼尖的发现某个熟悉的身影站在跑道上。

「妳这死女人!」薛诺瞬间发出一声怒吼,惹的颜晞下意识拿开话筒,避免遭受他魔音攻击。「妳居然跟齐总同居!虽然妳没脸蛋没身材没智商,但也好歹是个女人,万一哪天齐辰慾火焚身,说不定飢不择食就把妳给……」

小女孩闻言,乖乖的从被窝里爬了下来,可小脚才碰地就一阵头晕目眩,她皱了皱小巧的眉头,试着站稳,直直的朝桌几边上走去,开口第一句话却是朝着老妇问到:“嬷嬷陪我一块吃好不好?”,女孩定定的望向老妇人,仔细一看才发觉,老妇人身上的黑衣也绣着青绿色的花纹。

「对,何必,你又何必留恋路边的野花?那种别人穿过的旧鞋你也要,品味真低劣。」

“不知道的话要罚,把小内裤脱下来。”

佟千毅爽朗的笑了笑,手不忘优雅地摇着红酒,「寻野社长妳还真风趣,没想到妳长得如此漂亮,还如此有趣,我真是应该收回以前那古板的女强人旧观念。」

哥看着沈母说:「妈,我先去学校了,掰掰。」

「漾漾会听哥哥的话,那哥哥在这里等漾漾,漾漾去投礼物给哥哥。」在哥哥的脸上大大啵了一下,褚冥漾便像只粉白的小蝴蝶往花朵上飞了过去。

耳中尽是自己激烈的心音声,被外是大哥和娘低低的交谈声,一阵窸窸窣窣后,室内恢復安静。

「想什么?这么入神?」花凝人突见他发怔不语问。

「什么?妳这么简单就答应了?」他吓了一跳。

一旁的沫言凡早注意到他妹妹表情怪怪的,从刚刚开始,眉头就一直紧皱着没有松开过,却没有打算问出他的疑惑。

「唔!可是……」杨齐知道许亦辰是在损他以前做的事情,他咳了几声,「那才不一样——」

见他坐下,一旁侍候的女僕连忙倒茶端至他面前。

“毛哥,是不是要教训王小勇这杂碎?这那轮得到您动手,交给小弟办就行了,嘿嘿,嘿嘿嘿”

地念儿走来,探了探阿篱的脉搏说道:「放心,只是身体虚耗过度,我熬些补血气的药给她喝下就没事了。」接着抬头望向房里,他比较担心的是另一个阿篱。

「何春茉,妳过来,我有事情要问妳。」妈低沉的嗓音使得我鸡皮疙瘩掉满地,尤其她还说了「我有事情要问妳」。

敌人楞了半晌。什么东西?葵瓜子!这个可恶的梅翩翩,什么死烂招术都想得出来,同学们,杀过去,不要放她走!

「妳先上去换衣服,我在下面等妳。」在我跳下脚踏车后,他搓搓我的头髮,是这么对我说。

又忍不住去想念你承诺过的永远

我道:「我这样,不大好埋……反倒让人为难……还是烧了好……把灰往随便哪个山上河里洒一洒……什么都干净了。」

更何况,她始终认为是她自己的问题

因为和蓝儿交往的事曾经在田宏面前曝光过,田宏也被蓝儿教训过,刘文海倒不是很紧张。只是不喜欢这一对干扰他和蓝儿相处。

「还好啦,没事。」

他一屁股坐到夏允曦身边,笑咪咪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好,我是佟思凡,请问贵姓?」

「啊...要从哪里找呢?」

追着朔夜进入厨房,炎凌耀趁机拉上滑门,将朔夜压制在琉璃台上。

希尔这句话让辛蓓琳想到自己身上的伤,不觉有些黯然:「只有你才会这样觉得。」

「要进来就先敲个门啊。」我稍微生气的说着。

被夏碎告白之后,千冬岁很开心。

「跟同事吃饭噢。」某人怪腔怪调。

崔菱吓坏了,靠墙坐下,缩成一团。

「呃阿...阿,阿阿...」

「原来如此,没事的话我先离开了。」

「嗯」希恩轻轻点头,她已经做好准备了,她应该可以演好这场戏吧

张如亭嘆了口气说「唉…那该怎么办才好?」

齐凌被他淫荡的举止勾引得火起,他拍拍展冽的头,命令:“上来!”

并非那种过于宽容仁厚的君主,这位已经占有三分之一天下的男人心中有一杆清楚分明而不容越界的秤,刚毅果决,敏锐迅捷,赏罚有度,对于百姓,却已经是难得的明主了。

之所以要洛染这么做,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防人之心是不可无的,即使对方是小孩也是一样!!

她没有唿痛的机会,只觉得师傅的揉弄好像能伸入了骨子里面。她的血液在奔腾,骨头在酥脆,皮肉在软麻,理智完全失陷。

雨芯看了一眼自家的妈,再看了一眼邱湛纶……

“说你娘个球!”小柯被他弄的头发半散,立刻发火,往他腰上死劲拧:“放手你个死变态。”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支持学妹去和宇辰告白的,她明明知道宇辰和郁凡有多么地要好,可是学妹眼里的坚定打动了她,经过一番挣扎后只好拍拍学妹的肩,告诉她无论结果如何,她这个做学姐的都会挺她。

......俺也不知道。(被打)

堤亚继续说,总算说出比较完整的句子:「我把阿利丢下了!他在我后面!」

「妳,是我千载难逢,爱上的月。」

一行人欢唿不已,唿啦啦的蹦跶去了一家很是不错的寿司店,大家开开心

排行

展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