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运势 >

推到校长助理小说 中学校长助理和副校长区别

发布时间:2021-06-14 01:00:05

1、推到校长助理小说

邮件沟通时觉得田助理成熟老练,说话言简意赅,做事细致周到,应该年龄比较大。

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而且还是个长得这么甜美可爱的女孩子。

真是人如其名地“甜”:有点儿婴儿肥的圆圆脸蛋上有一双大大的眼睛,就像戴了美瞳一样闪亮。高耸的鼻子,樱桃小嘴,粉扑扑的脸蛋,五官小巧精致。整个人显得可爱极了,连说起话来的娃娃音也是甜而不腻的。

特别是青藤中学,她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私立贵族学校,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老师和学生,担心会被排斥。

“没有,是我工作疏忽,忘了告诉你我的手机号码。我正准备到校门口去接你,怕你联系不上我进不来,没想到就这么遇见了,还真是幸运。”

没想到田助理一点儿都没有责备的意思,还一直说是自己的疏忽,顾星辰听了感动不已,并庆幸田助理没有深究她是如何进入校园的,翻墙的事就这么愉快地翻篇了。

在田助理的引路下,两人向教务处走去,沿途田助理向她一一介绍学校的情况。

她一直都有点心不在焉,担心会撞见刚才那个人,还好一路上连一个学生都没有看见。

校园里的建筑风格统一,外立面都是由水磨红砖与花岗岩构筑而成,小教堂式的正门两侧各有几根高耸的罗马柱子,上面有莲花和棕榈叶的纹样,配上其他门窗的圆拱形砖雕门饰,让人很容易就联想到鲜花、绿叶、阳光,处处彰显朝气蓬勃的气息。

她还特地看了一下刚才翻墙而入的地方,正位于假山后面,被一片茂密的竹林遮挡住了,十分隐蔽,也人迹罕见,刚才翻墙的事应该无第三人知晓。

一大早,蓝洛杰来到蓝羽曦房间叫着:“丫头,起来了,爸妈叫我带你去我学校上学,起来!”

“不行,你这么小不可以不去上学,爸说如果你不去学校,那就要去公司工作了。(最快更新)『*首*发』如果是我,我就肯定会选去学校啦。”

这句话让她醒了一大半。“为什么都是用这个理由来压我啊,有意思么?你上你的学去吧,我不想去你们学校!”

想到自己的mp3在那里坏了就气,洛杰听见羽曦这样说也只好出了她的房间上学去了。

十点以后,蓝妈看见羽曦没有去学校,叫到:“死丫头,你怎么没去学校啊!”

“我不要去哥的学校,你不答应我,我就两个都不选,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

“你没看过又怎么知道不好呢,总之我就是要去那里啦,不然我就离家出走。”

羽曦查了一下黑道贵族高中的所在地,就开着车来到了这所高中,拽拽的走了进去。

羽曦放开了那个女孩,走到了校长一脚踢开了门。“校长是吧?我要报名来这里上学!”

之后校长助理给了张学校规律表给羽曦,不看还好,一看就气。里面写着的班级有五个:s班,a班,b班,c班,d班。

每个班都有一栋楼,这学校的学生个个都很能打,s班排第一,是最厉害的,从a班到d班依次按优到劣排下去。

“既然给分到一个垃圾班,真是气死了,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知道本小姐的厉害!”

说完就走到了d班教室一脚把门踢开了,向那个老师走去,抓着老师:“老师,写我可以上c班!”老师一脸无辜的样子快笔写下了跳班表。

之后羽曦又走到c班门前,同样又是一脚,“砰”的一声,门被踢开了。这班的老师被吓到了,看见这样怒气冲冲的女生也只好写了可以上b班的跳班表。

白烨霖走到徐玄明面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玄明,你知不知道今天学校来了一个女的,一下子就从d班连跳到b班,现在就要来到我们这了。”

上课铃响了,一班人无所事事的样子,玩手机的玩手机,睡觉的睡觉,没多久门被踢开了。羽曦走到了讲台前,叫着:“今天本小姐要来你们班读书了!有谁不服气的可以上来单挑!”

全部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下,只有白烨霖和徐玄明这两位宠辱不惊的看着面前的女生。大家都不太相信这个女生居然那么厉害,打破了a班从未有女生的记录,这里从来只有男生,都没有女的能到这里的。

徐玄明觉得这女孩很像在哪里见过,白烨霖笑着说:“这女孩好像是昨天那个女孩,难怪觉得那么眼熟!”

羽曦想了一下,到这班就好了,s班不太想去了。嚣张的走下了讲台走到一个男生面前:“我要坐这里!”

徐玄明站在讲台上高兴的说:“兄弟们,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们的三老大!”

“欢迎你加入a班,在这里我们都是一家人,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果当中有一个兄弟遇到麻烦,我们都要帮兄弟出气!”

“兄弟们,只要有我羽曦在,我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你们的!”全班人都对羽曦刮目相看,觉得她那么豪爽,选她做三老大真没错。

2、中学校长助理和副校长区别

「吴纪?」穿着黑白色制服和蓝色领巾的服务生,露出了觉得奇怪的眼神,伸手戳了下吴纪的猫耳,带着慵懒磁性的嗓音说:「什么啊这个,惩罚游戏?」

「丘~」名叫丘丘的母皮卡丘拉着草帽少年的皮靴,小小黄色的手指着前方,似乎要少年跑快一点。

白玉想了想第一次看见李非爸爸的样子-穿着一身端正整齐、干净俐落的军装,用着看狐狸精的眼神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现在回忆那时的自己,人家那么明显的眼神自己都没看出来,不是单纯,而是蠢!

「你这样回去不会被骂吧?」一刻看着祈远左肩的伤以及破损的外套,皱起眉问。

「你再不走,别怪我无情。」柯颖海看向我,冷声道。

「猫?」古野扬起笑,看着前面男孩白白净净的脸庞,擅自拿了笔在旁边註记了牛奶猫。

两个严重受了惊吓的高中生拔腿狂奔,璃樱无奈地嘆了口气,对着惹事的橘髮少年大声斥喝:「一护!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可以随便打架!」

「这婆娘也真够狠,几乎咬掉我一块肉。」

「真的假的!你跟她告白了!他怎么说?」我故作笑的开怀对周宇纶说。

等了些时间,一辆救护车开过,平原漫不经心地叼了支烟,若有所思。

再来谈谈张甯暖本身。

「斗珈他还好吧?」

「嗯。」我勾起嘴角,「是你哦。」

他关上门,伴随着老门腐锈的声音,穆于菲在一瞬间抓紧拳头,看着西瓜皮,又松开了。

医院的病房被人推开,洛城的母亲开口就是一句:「我儿媳妇呢?」

但他连在那儿住上一晚的资格都没有,他只能藉着唱歌,踏入那块区域,然后在夜晚对这片美丽的庭院投以眷恋的眼神,黯然离去。

恶魔说:「那晚他佔了蕾蕾便宜,蕾蕾也应该以牙还牙佔他便宜,何况也不是佔他什么,她只是看看。他可以偷拍她,为什么她不可以偷窥他?」

正走在他俩周围的学生们个个愣在原地,围起了圆。

我点点头,以理所当然的口吻说:「知道啊。」

唿吸和心跳仿佛都停止了。

尽管风侍说的委婉,但珞侍还是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音──

收回定在纪沐恆身上的目光,方芷昀朝林心缇摇摇头,否认她和高浚韦是情侣关系。

艾尔菲特莫名其妙地看着她突来的暧昧笑容,又看向一旁的孟德尔问道:「她怎么了?」

「……」在池上彻强大的气场下,现场又是一阵寂静。

,算了妳没事就好,妳伤口还好吗??喉咙呢??」

「……啥?」

梁仲棋站在溪边的巨石后乘凉,没一丝笑容,一副老子想杀人的模样,这张怒容臭脸跟安允诗嘴角勾的跟洋芋片一样的笑容比起来,真是一边天使降临,一边恶魔入凡。

她想让许靖航知道,她并不是非他不可;她想让许靖航知道,就算没有他,她也可以很幸福;她想让许靖航知道,她不是只能当他孩子的妈。

柳唯不安地看看大哥,再看看巳阎,最后目光落到那扇卧室的房门,像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惊恐地转开视线,「对不起……我帮不上忙……」

「追求自由吗?」

我把照片放回去,往下看,看到更多的年轻的爷爷,他单独的只有前面那张,其他都是跟别人的合照。都是陌生人。

放手吧或许当我重获自由将会真正的爱上妳

“听我说,”红发少女捉住银瞳的手,一脸的狂热急切:“每一个传奇故事的主角背后,都有一个敏睿的智者在引导着;银瞳,你就是传奇故事的主角!而我就是引导你的伟大智者,我们将携手创造一个辉煌的血狼帝国时代!”

「我为什么要讨厌妳?」

「我叫凤苡,不叫『这傢伙』。」

「啊⋯你好卑鄙。」潘炘炘垂头丧气,无奈地将头抵在旁边的健身器材上。

妳妹的,不生气才是圣人好吗?我不是圣人喔sorry。

「妳要不要去餵鸽子?」夏修宇语气里有藏不住的兴奋。

「别对我那么好,怕妳见到合约之后会认为此时对我的态度是浪费了的。」懿涵穿好了高根鞋,抓住手拿包便和她一起到停车场,她採用了礍莄的的方案,由她来开车,她的头的确很痛。

尹子翔甩开风瑾慈的手,回过身,冷眼看她。

「本堂,要改什么?」

「是吗?也真是刚好,你好像每次乱晃最后都会晃到我这里来。」

说完她扭头就走,看见那张酷似魏扬的脸,只会令她更无法从失去的悲伤中抽离。

「是吗?他走了?」筱青苦笑,除了苦笑,还能有别的反应吗?

排行

展图

···